1. 首页
  2. 书法百科

东方朔(东方朔有那么牛吗)

1、东方朔是干什么的?

东方朔,西汉文学家,字曼倩,平原厌次(今山东惠民)人。武帝时,为太中大夫。他性格诙谐滑稽,爱好喝酒。古代隐士,多避世于深山之中,而他却自称是避世于朝廷的隐士。 有关东方朔的传说很多,最有趣的,当数他喝“君山不死酒”的故事。 据说,君山上有美酒数斗,如能喝到,可以不死为神仙。武帝得知后,就斋居七天,派了栾巴带童男童女数十人到山上求之,果然得到了仙酒,就带回来给武帝喝。武帝未喝之前,东方朔就偷偷地喝光了。于是武帝大怒,下令推东方朔出去斩首。东方朔就说:“假如酒有灵验,你杀我,我也不死;要是没有灵验,这酒有什么用呢?”武帝想了一下,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才笑着把他放了。 东方朔在当太中大夫时,昭平君娶了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为妻。这昭平君是武帝妹妹隆虑公主的儿子,平日飞扬跋扈,经常犯罪,所以隆虑公主很不放心。在病重临终前,拿出金千斤钱千万,为儿子预赎死罪,武帝答应了。 果然,昭平君自母亲死后,更加骄横,竟然醉杀了夷安公主的傅母(古时负责辅导、保育贵族子女的老年妇人)。按汉代法律,应是杀人偿命,但朝中大臣都不敢问斩,因为隆虑公主曾预赎过死罪,而且皇上又同意了的。于是将此事奏请武帝,由他亲自裁夺。武帝说:“我妹妹已故,只有这么个儿子,死前,又嘱托过我。”讲到这里,他泪流满面,叹息良久。又说:“但法令是先帝制定的,我不能因妹妹而违反先帝的法令,否则,我有什么面孔进高庙见祖先?何况还要辜负天下万民。”于是下令廷尉斩了昭平君。斩了昭平君,武帝十分悲痛,左右大臣也为之伤心。 此时,只有东方朔没有哀伤的表情,反而拿了一杯酒,为武帝祝寿。他说:“我听说圣明的君王治理国政,赏赐不避仇人,杀戮不择骨肉。这就是古书上所说的‘不偏不党,王道荡荡’。这两件事,是五帝所推重的,也是三皇所难以办到的。现在陛下却做到了,这样,天下的老百姓都能各得其所。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我手捧酒杯,冒死再拜,祝皇上万岁。”武帝没说什么,就起身进入宫内。 到了傍晚,武帝召见东方朔说:“《传》曰:看准时机后再说话,别人不人讨厌。今天先生给我祝寿,认为是看准时机了吗?”东方朔马上脱下帽子,磕头请罪道:“我听说快乐过分就阳溢,哀伤过分就阴损。阴阳变化就心气动荡,心气动荡就精神分散。精神一散,就邪气侵入,消除愁闷最好的是酒。我所以用酒向皇上祝寿,是表明陛下刚正不阿,用它来替皇上止哀的。我不知忌讳,罪该死。”武帝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以前,东方朔曾喝醉了酒,闯入宫殿,而且在宫殿中小便,宫中值巡发现了,弹劾他大不敬。武帝就下诏,免去了他的官职。现在,通过这件事,又恢复了他的中郎官职,并且还赏给他一百匹帛。

东方朔(东方朔有那么牛吗)

2、东方朔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东方朔(公元前~前93),西汉辞赋家。字曼倩。平原厌次(今山东惠民)人。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他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武帝始终把他当俳优看待,不得重用,于是写《答客难》、《非有先生论》,以陈志向和发抒自己的不满。   《答客难》以主客问答形式,说生在汉武帝大一统时代,贤不肖没有什么区别,虽有才能也无从施展,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揭露了统治者对人才随意抑扬,并为自己鸣不平。此文语言疏朗,议论酣畅,刘勰称其托古慰志,疏而有辨(《文心雕龙·杂文》)。扬雄的《解嘲》、班固的《答宾戏》、张衡的《应间》等,都是模仿它的作品。《非有先生论》假托有一非有先生在吴作官,三年默然无言,吴王问他,他趁机用历史上许多诤谏遇祸的故事,启发吴王,劝谕帝王应虚心纳谏。篇中几个谈何容易,感慨万端,意味深长,是传神之笔。另有骚体赋《七谏》,因袭楚辞,无甚新意。此外,《神异经》、《十洲记》等书,曾托东方朔名流传,实际非他所作。   东方朔原有集2卷,久佚;明人张溥编有《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东方朔(东方朔有那么牛吗)

3、东方朔有多少妻子,都是谁?

东方朔有多少妻子,都是谁?太多了,一年娶一个老婆。东方朔活了60岁,老婆换了40多个徒用所赐钱帛,取少妇於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 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於女子。人主左右诸郎半呼之“狂人”。《史记》《史记》一篇叫《滑稽列传》里有记载。下面是其中关于东方朔一部分内容 武帝时,齐人有东方生名朔,以好古传书,爱经术,多所博观外家之语。朔 初入长安,至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公车令两人共持举其书,仅然能胜之。 人主从上方读之,止,辄乙其处,读之二月乃尽。诏拜以为郎,常在侧侍中。数 召至前谈语,人主未尝不说也。时诏赐之食於前。饭已,尽怀其馀肉持去,衣尽 污。数赐缣帛,檐揭而去。徒用所赐钱帛,取少妇於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 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於女子。人主左右诸郎半呼之“狂人”。人 主闻之,曰:“令朔在事无为是行者,若等安能及之哉!”朔任其子为郎,又为 侍谒者,常持节出使。朔行殿中,郎谓之曰:“人皆以先生为狂。”朔曰:“如 朔等,所谓避世於朝廷间者也。古之人,乃避世於深山中。”时坐席中,酒酣, 据地歌曰:“陆沈於俗,避世金马门。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 庐之下。”金马门者,宦者署门也,门傍有铜马,故谓之曰“金马门”。 时会聚宫下博士诸先生与论议,共难之曰:“苏秦、张仪一当万乘之主,而 都卿相之位,泽及后世。今子大夫修先王之术,慕圣人之义,讽诵诗书百家之言, 不可胜数。著於竹帛,自以为海内无双,即可谓博闻辩智矣。然悉力尽忠以事圣 帝,旷日持久,积数十年,官不过侍郎,位不过执戟,意者尚有遗行邪?其故何 也?”东方生曰:“是固非子所能备也。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岂可同哉!夫张 仪、苏秦之时,周室大坏,诸侯不朝,力政争权,相禽以兵,并为十二国,未有 雌雄,得士者强,失士者亡,故说听行通,身处尊位,泽及后世,子孙长荣。今 非然也。圣帝在上,德流天下,诸侯宾服,威振四夷,连四海之外以为席,安於 覆盂,天下平均,合为一家,动发举事,犹如运之掌中。贤与不肖,何以异哉? 方今以天下之大,士民之众,竭精驰说,并进辐凑者,不可胜数。悉力慕义,困 於衣食,或失门户。使张仪、苏秦与仆并生於今之世,曾不能得掌故,安敢望常 侍侍郎乎!传曰:‘天下无害菑,虽有圣人,无所施其才;上下和同,虽有贤者, 无所立功。’故曰时异则事异。虽然,安可以不务修身乎?诗曰:‘鼓锺于宫, 声闻于外。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苟能修身,何患不荣!太公躬行仁义七十 二年,逢文王,得行其说,封於齐,七百岁而不绝。此士之所以日夜孜孜,修学 行道,不敢止也。今世之处士,时虽不用,崛然独立,块然独处,上观许由,下 察接舆,策同范蠡,忠合子胥,天下和平,与义相扶,寡偶少徒,固其常也。子 何疑於余哉!”於是诸先生默然无以应也。 建章宫后合重栎中有物出焉,其状似麋。以闻,武帝往临视之。问左右群臣 习事通经术者,莫能知。诏东方朔视之。朔曰:“臣知之,愿赐美酒粱饭大飧臣, 臣乃言。”诏曰:“可。”已又曰:“某所有公田鱼池蒲苇数顷,陛下以赐臣, 臣朔乃言。”诏曰:“可。”於是朔乃肯言,曰:“所谓驺牙者也。远方当来归 义,而驺牙先见。其齿前后若一,齐等无牙,故谓之驺牙。”其后一岁所,匈奴 混邪王果将十万众来降汉。乃复赐东方生钱财甚多。 至老,朔且死时,谏曰:“诗云‘营营青蝇,止于蕃。恺悌君子,无信谗言。 谗言罔极,交乱四国’。愿陛下远巧佞,退谗言。”帝曰:“今顾东方朔多善言?” 怪之。居无几何,朔果病死。传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 善。”此之谓也。 (现代文翻译): 汉武帝时,齐地有个人叫东方朔,因喜欢古代流传下来的书籍,爱好儒家经术,广泛地阅览了诸子百家的书。东方朔刚到长安时,到公车府那里上书给皇帝,共用了三千个木简。公车府派两个人一起来抬他的奏章,刚好抬得起来。武帝在宫内阅读东方朔的奏章,需要停阅时,便在那里划个记号,读了两个月才读完。武帝下令任命东方朔为郎官,他经常在皇上身边侍奉。屡次叫他到跟前谈话,武帝从未有过不高兴的。武帝时常下诏赐他御前用饭。饭后,他便把剩下的肉全都揣在怀里带走,把衣服都弄脏了。皇上屡次赐给他绸绢,他都是肩挑手提地拿走。他专用这些赐来的钱财绸绢,娶长安城中年轻漂亮的女子为妻。大多娶过来一年光景便抛弃了,再娶一个。皇上所赏赐的钱财完全用在女人身上。皇上身边的侍臣有半数称他为“疯子”。武帝听到了说:“假如东方朔当官行事没有这些荒唐行为,你们哪能比得上他呢?”东方朔保举他的儿子做郎官,又升为侍中的谒者,常常衔命奉使,公出办事。一天东方朔从殿中经过,郎官们对他说:“人们都以为先生是位狂人。”东方朔说:“像我这样的人,就是所谓在朝廷里隐居的人。古时候的人,都是隐居在深山里。”他时常坐在酒席中,酒喝得畅快时,就爬在地上唱道:“隐居在世俗中,避世在金马门。宫殿里可以隐居起来,保全自身,何必隐居在深山之中,茅舍里面。”所谓金马门,就是宦者衙署的门,大门旁边有铜马,所以叫做“金马门”。 当时正值朝廷召集学宫里的博士先生们参与议事,大家一同诘难东方朔说:“苏秦、张仪偶然遇到大国的君主,就能居于卿相的地位,恩泽留传后世。现在您老先生研究先王治国御臣的方术,仰慕圣人立身处世的道理,熟习《诗》《书》和诸子百家的言论,不能一一例举。又有文章著作,自以为天下无双,就可以称是见多识广、聪敏才辩了。可是您竭尽全力、忠心耿耿地事奉圣明的皇帝,旷日持久,累积长达数十年,官衔不过是个侍郎,职位不过是个卫士,看来您还有不够检点的行为吧?这是什么原因呢?”东方朔说:“这本来就不是你们所能完全了解的。那时是一个时代,现在是另一个时代,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张仪、苏秦的时代,周朝十分衰败,诸侯都不去朝见周天子,用武力征伐夺取权势,用军事手段相互侵犯,天下兼并为十二个诸侯国,势力不相上下,得到士人的就强大,失掉士人的就灭亡,所以对士人言听计从,使士人身居高位,恩译留传后代,子孙长享荣华。如今不是这样。圣明的皇帝在上执掌朝政,恩泽遍及天下,诸侯归顺服从,威势震慑四方,将四海之外的疆土连接成像坐席那样的一片乐土,比倒放的盘盂还要安稳,天下统一,融为一体,凡有所举动,都如同在手掌中转动一下那样轻而易举。贤与不贤,凭什么来辨别呢?当今因天下广大,士民众多,竭尽精力,奔走游说,就如辐条凑集到车毂一样,竞相集中到京城里向朝庭献计献策的人,数也数不清。尽管竭力仰慕道义,仍不免被衣食所困,有的竟连进身的门路也找不到。假使张仪、苏秦和我同生在当今时代,他们连一个掌管旧制旧例等故事的小官都得不到,怎么敢期望做常侍郎呢?古书上说:‘天下没有灾害,即使有圣人,也没有地方施展他的才华;君臣上下和睦同心,即使有贤人,也没有地方建立他的功业。’所以说,时代不同,事情也就随之而有所变化。尽管如此,怎么可以不努力去修养自身呢?《诗》说:‘在宫内敲钟,声音可以传到外面。’‘鹤在遥远的水泽深处鸣叫,声音可以传到天上。’如果能够修养自身,还担忧什么不能获得荣耀!齐太公亲身实行仁义七十二年,遇到周文王,才得以施行他的主张,封在齐国,其思想影响留传七百年而不断绝。这就是士人所以日日夜夜,孜孜不倦,研究学问,推行自己的主张,而不敢停止的原因。如今世上的隐士,一时虽然不被任用,却能超然自立,孑然独处,远观许由,近看接舆,智谋如同范蠡,忠诚可比伍子胥,天下和平,修身自持,而却寡朋少侣,这本来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你们为什么对我有疑虑呢?”于是那些先生们一声不响,无话回答了。 建章宫后阁的双重栏杆中,有一只动物跑出来,它的形状像麋鹿。消息传到宫中,武帝亲自到那里观看。问身边群臣中熟悉事物而又通晓经学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知道它是什么动物。下诏叫东方朔来看。东方朔说:“我知道这个东西,请赐给我美酒好饭让我饱餐一顿,我才说。”武帝说:“可以。”吃过酒饭,东方朔又说:“某处有公田、鱼池和苇塘好几顷,陛下赏赐给我,我才说。”武帝说:“可以。”于是东方朔才肯说道:“这是叫驺牙的动物。远方当有前来投诚的事,因而驺牙便先出现。它的牙齿前后一样,大小相等而没有大牙,所以叫它驺牙。”后来过了一年左右,匈奴混邪王果然带领十万人来归降汉朝。武帝于是又赏赐东方朔很多钱财。 到了晚年。东方朔临终时,规劝武帝说:“《诗经》上说‘飞来飞去的苍蝇,落在篱笆上面。慈祥善良的君子,不要听信谗言。’‘谗言没有止境,四方邻国不得安宁。’希望陛下远离巧言谄媚的人,斥退他们的谗言。”武帝说:“如今回过头来看东方朔,仅仅是善于言谈吗?”对此感到惊奇。过了不久,东方朔果然病死了。古书上说:“鸟到临死时,它的叫声特别悲哀;人到临终时,它的言语非常善良。”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东方朔(东方朔有那么牛吗)

4、东方朔有那么牛吗

在广为流传的网络人物中,东方朔被说成是一位靠智慧博取金钱,靠金钱迎娶美女游戏人生的另类。  《史记·东方朔传》记载:“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  东方朔娶妻有三条原则:一是专娶京城长安的女人,二是专娶小美女(好女、少妇),三是一年一换妻。皇上赏给他的钱财,他全都用来告别旧美女,迎娶新美女。  这便是网络戏说东方朔的文献依据。  但是,读《史记》绝对不能只看《史记》,今传所有历史文献都只能称之为文明的碎片,它绝对不可能全面反映历史的全部真实。因此,读史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广泛流览一切历史文献,所以,读《史记》必须兼看荀悦的《汉纪》、班固的《汉书》、司马光的《资治通览》及其他各种文献。《史记》的东方朔传只是禇少孙的补传,内容单薄,司马迁在《史记》中并未为东方朔立传。  如果参照《汉书·东方朔传》,就会发现《汉书·东方朔传》不像《史记·东方朔传》那样简单,而是内容非常丰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班固在《汉书·东方朔传》中增加了大量文献,使我们看到了东方朔不玩幽默的另一面。他阻止汉武帝扩建上林苑,他赞扬汉武帝杀婿执法,他坚决不许窦太主的男宠进入宣室。这一条条,一桩桩,都使人看到了东方朔的价值标准与正统文人并无二致。不同之处唯在于东方朔将自己的真相隐藏在另类的表相之中。  东方朔其实是中国文人中最早感到被边缘化的人,因为,他通过上了一封另类的求职书而入仕,因此,他一入仕就被汉武帝定位为成弄臣,与公孙弘等朝堂重臣相比,东方朔在汉武帝眼中太一般般了。所以,东方朔骨铭心地体验到了身位弄臣的可悲,正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说的“固主上所戏弄,倡优所畜,流俗之所轻也。”这种为人主所轻的社会地位决定了最酣畅的喜剧后隐藏着的更惨痛的悲剧。  东方朔的这种痛苦是深层的,不为一般人觉察的痛苦。他的《答客难》、《非有先生论》都是为此而作。  东方朔是一个特殊人才,面对这种不公正的人生际遇,他非常痛苦;他的各种搞笑、另类,只是这种背景下的一种特殊方式的发泄。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世界浩大而琐碎的表象。一些人的内心,我们并未抵达;一些事情的真相,我们也难以穷尽。东方朔的另类,欢笑隐忍着泪水,洒脱深埋着执着。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世界,我们无法洞悉,唯有尊重。如果我们把他的另类与搞笑当成东方朔就是这么一个人,岂非冤枉了这位天才。如果我们以为东方朔真是以博学换取钱财,再用钱财换取一个实惠的人生,这就把东方朔缩小了。“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东方朔在其名作《答客难》中的两句名言道出了一位怀才不遇之士内心的真正痛苦。这种缩小如果是因为作者仅仅读过《史记》而未读《汉书》,尚有可以原谅之处,毕竟读书不多怎能指望见解圆通?如果明明读了《汉书》还要如此解读东方朔,其动机就值得推敲了。毕竟解读东方朔一定要看到东方朔的人生两面,而且要判定东方朔人生两面中哪一面是其表相,哪一面是其内心真相。极隐隐于网。太多的人只通过网络了解世界,因此网络需要真善美的文章。沉溺于网络的读者往往不太注重读书,受到此类误读历史人物的文章还以为东方朔真是这么一个人,问题的严重性就在此。

5、东方朔的一生

东方朔(前或-前93),字曼倩,平原厌次县(今山东省陵县神    东方朔头镇,一说山东省惠民县何坊乡钦风街)人。西汉辞赋家。汉武帝即位,征四方士人。东方朔上书自荐,诏拜为郎。后任常侍郎、太中大夫等职。他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前谈笑取乐,“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好奢侈,起上林苑,东方朔直言进谏,认为这是“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汉书·东方朔传》)。他曾言政治得失,陈农战强国之计,但武帝始终把他当俳优看待,不得重用,于是写《答客难》、《非有先生论》,以陈志向和发抒自己的不满。   东方朔一生著述甚丰,写有《答客难》、《非有先生论》、《封泰山》、《责和氏壁》、《试子诗》等,后人汇为《东方太中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他为“滑稽之雄”,晋人夏侯湛写有《东方朔画赞》,对东方朔的高风亮节以及他的睿智诙谐,备加称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将此文书写刻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陵县,名《颜字碑》。日本侵华期间,此碑曾被日本当地驻军当做军营门前水沟上的石板,马踏车碾,致字迹局部损毁。目前《颜字碑》的真迹和仿制品都存放在陵县人民公园的“颜碑亭”里。   《西游记》里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道号曼青。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62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