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王徽之(晋书桓伊传翻译)

1、恒伊为王徽之吹笛世说新语

不拘常礼。任诞,指任性放纵。这是魏晋名士作达生活方式的主要表现。名士们主张言行不必遵守礼法,凭禀性行事,不做作,不受任何拘束,认为这样才能回归自然,才是真正的名士风流。除此以外,他们要随心所欲,不勉强自己,不限制自己。任诞第二十三之四十九、客主不交一言(原文)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译)王子猷到京都去,刚到清溪渚。以前他就听说桓子野(桓伊)笛子吹得很好,但没有见过面。恰好这时桓子野从岸上经过,王徽之在船上,客人中有认识桓子野的,就对王徽之说:“这个人就是桓子野。”王徽之就让人叫住他,对他说:“听说你笛子吹得很好,可否为我演奏一曲呢?”桓子野当时已经是地位显贵了,也久闻王徽之的大名,就回身下了车,坐在胡床上,为王徽之吹了三支曲子。演奏完毕,就上车走了,主客双方一句话也没有说。

王徽之(晋书桓伊传翻译)

2、晋书桓伊传翻译

原文:(桓)伊字叔夏。伊有武干,频参诸府军事,累迁大司马参军。时符坚强盛,边鄙多虞,朝议选能距捍疆埸者,乃授伊淮南太守。与谢玄共破贼别将王鉴.张蚝等,以功封宣尝县子,又进都督豫洲军事.豫洲刺史。及苻坚南寇,伊与冠军将军谢玄.辅国将军谢琰俱破坚于淝水,以功封永修县侯。伊性谦素,虽有大功,而始终不替。善音乐,尽一时之秒,为江左第一。有蔡邕“柯亭笛”,常自吹之。王徽之赴召京师,泊舟青溪侧。素不与微之相识,伊于岸上过,船中称伊小字曰:“此桓野王也。”徽之便令人谓伊曰:“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伊是时已贵显,素闻徽之名,便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时谢安①女婿王国宝专利无检型,安恶其为人,每抑制之。及孝武末年,嗜酒好内,于是国宝谄谀之计稍行于主相之间。而好利险 ②之徒,以安功名盛极,而构会之,嫌隙诐逐成。帝召伊饮宴,安侍坐。帝命伊吹笛。伊神色无③,迕即吹为一弄,乃放笛云:“臣于筝分乃不及笛,然自足以韵合歌管,请以筝歌,并请一吹笛人。”帝乃下敕御伎奏笛。伊又云:“御府人于臣必自不合,臣有一奴,善相便串,”帝乃许召之。奴既吹笛,伊便抚筝而歌《怨诗》曰:“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周旦佐文武,《金藤》功不刊。推心辅王政,二叔反流言。”声节慷慨,俯仰可观。安泣下沾矜,乃越席而就之,捋其须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迁江洲刺史。伊到镇,以边境无虞,宜以宽恤为务,乃上疏以江洲虚耗,加连岁不登,今馀户有五万六千,宜并合小县,除诸郡逋④米,移州还镇豫章。诏领移州寻阳,其余皆听之。伊随宜拯抚,百姓赖焉。在任累年,征拜护军将军,卒官,谥曰烈。(节选《晋书?桓伊传》) 【注】①谢安:东晋名士.军事家,孝武帝时官拜相位。②诐:不平正,辟邪。③迕:违背。④逋:拖欠。 翻译:桓伊叔夏,桓伊有军事才略,多次为诸军府参谋军事,历升至大司马将军。当时苻坚兵力强盛,边境上多处令人忧虑,朝廷商议选拔能御敌守边的将领,于是任桓伊为淮南太守。他和谢玄一起击败苻坚的将领王鉴.张蚝等人。因功封为宣城县子,又进升都督豫洲诸军事,豫洲刺史,等到苻坚向南侵袭的时候,桓伊和冠军将军谢玄.辅国将军谢琰共同在淝水打败苻坚,因功被封为永修建侯。桓伊生性谦逊平易,虽立了大功,但始终作风不改,他擅长音乐,成为当时的高手,被称为江东第一,他有一支蔡邕的“柯亭笛”,经常吹奏,王徽之有一次奉召进京,所乘的船只停泊在青溪旁,桓伊向来不认识王徽之,他正好在岸上经过,船上的人称呼恒伊说:“这位是桓野王,”王徽之便让人对恒伊说:“听说你善于吹奏,请为我吹奏一曲。”当时桓伊已是官高位显,平时就久闻王徽之大名,于是下车,做在矮几上,为他演奏了三支曲子,出走完毕,便上车走开,主人和客人并没有交谈一句。当时谢安的女婿王国宝专谋私利品行不端,谢安很讨厌他,经常对他进行约束,晋武帝晚年嗜酒好色,于是王国宝便能靠拍马奉承,逐渐挑拨君主和宰相谢安之间的关系,而那些为利的奸险之辈,因为谢安功名极胜,便造谣设计陷害,于是晋武帝和谢安之间产生了猜忌不满。晋武帝请桓伊赴宴,谢安陪坐。晋武帝让桓伊吹笛助兴,桓伊表现出顺从的神情,就为他吹奏了一曲,放下笛子说:“我弹筝的水平虽然不如吹笛的水平高,但也能做到与歌声和其他乐器音调和谐,请允许我为陛下边弹边唱,请一个人来吹笛子,”晋武帝于是让皇室的乐伎来吹笛,恒伊又说:“皇室乐队的人和我不一定配合得好,我有一个奴仆,善于和我配合。”晋武帝就准许把他的奴仆叫来,奴仆吹起笛子,恒伊便弹筝歌唱《怨诗》,歌词说:“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周公佐文武,《金藤》功不刊,推心辅王政,二叔反流言,。”音调铿锵,情绪慷慨激昂,声调高低悦耳。谢安(被感动)的泪湿前襟,就跨过座位(坐席),走近桓伊,用手捋着胡子说:“刺史大人在这一点上真是不同凡响!”晋武帝则满脸羞愧,桓伊后来升任江州刺史,桓伊到江州镇城,鉴于边境上没有什么担忧的地方,应以宽免百姓的赋税,抚恤贫困为要务,就上奏朝廷,因为江州连年争斗,地方人力物力消耗殆尽,加上连年收成不好,现在只剩下民户五万六千多户,应该将小县合并,免除所欠的赋税,把州治迁回豫章,皇帝下令州治移至寻阳,其他各项都听从了桓伊,桓伊因地制宜地进行安抚,使百姓有所依赖,他在任多年,朝廷征他为护军将军,他死在了官任上,谥号为“烈”。

王徽之(晋书桓伊传翻译)

3、晋书王徽之传的翻译!!

王徽之字子猷.生性卓越出众不拘礼法,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常常蓬着乱发,衣带散乱,木管府中的公事;又担任车骑将军桓冲的骑兵参军,桓冲问:“你管理什么部门?”徽之回答说:“好像是管马的。”桓冲又问:“管多少马?”回答说:“我不懂有关马的事,怎么知道马的匹数?”桓冲又问:“马匹近来死了多少?”王徽之回答说:“不知道活马的事,怎么知道死马的事?”曾跟从桓冲出行,遇上暴雨,徽之就下马挤进桓冲乘坐的车里,对他说: “您怎么能独自占有一辆车呢,桓冲曾对徽之说:“你在府中时间很长了,也应当帮着处理公务了。”徽之开始并不答话,眼光只是直直地看着前面,后用手版撑着脸颊说:“西山的潮气过来了才有了点凉爽。”当时昊中有一士大夫家长着一片好竹子,徽之想观赏,便离家坐上轿子到了竹林下,吟诵歌唱了很久:主人洒扫庭院请他坐下。徽之也不回头看他一眼。徽之将要离开,主人于是关上了门(强留),徽之才因此赏脸留下,尽了兴才离开。曾缝寄居在一座空宅中,住下后就让人种竹子。有人问他这样做的原因,徽之只是吟诵歌唱,指着竹子说:“怎么可以一天没有这位先生呢?”曾居住在山期。一天,夜里下雪初停,月色皎洁朗照,四野一片银白。独自饮酒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忽然间想起了戴逵。戴适当时在剡县,徽之便在夜里乘小船去拜访他,过了一整夜才到,到了戴逵门前却不进去,转身返回。别人问是什么缘故,徽之说:“本是乘兴而来,兴尽自然就得返回,为什么一定要见安道呢?”‘平素性情放纵,喜爱声色,曾经在夜里和弟弟王献之一同读《高士传赞》,王献之很赞赏井丹的高洁.徽之却说: “比不上长卿那样不拘礼法,不以世人的毁誉为意。”他就是像这样的傲岸豁达。当时的人都敬佩他的才识却认为他品行污浊。 后任黄门侍郎,辞官东归,与王献之一同染上重病。当时有术士说:“人命谖完结的时候,如果有活人乐意替代。那么死者就可以活。”徽之对他说:“我的才能和地位不如弟弟。请用我的余年替代他。”术士说:“替代将死的人,是因为自已的寿命有余,能够补足将死的人。现在你和你的弟弟寿数都到了尽头,怎么替代呢?”不久,献之去世。徽之奔丧却不哭,直接走上灵床坐下,拿过献之的琴弹起来,弹了很久,琴声走了调,徽之叹息说:“唉呀!献之,人和琴都长逝啦!,说完就昏倒了。他原先就患背疮,于是疮部溃裂,一个多月后也去世了。

王徽之(晋书桓伊传翻译)

4、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王羲之和谢安之间是什么关系

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是王羲之的儿子, 谢道韫是王羲之的儿媳,谢道韫是谢安的侄女,王羲之与谢安也是好朋友

5、王徽之与张岱在性情上有什么共同之处

共同之处:诗性浪漫王羲之的浪漫,为他的儿子们所继承。他的儿子王徽之又名王子猷的,在这方面特别突出,与老父相比,有过之无不及。王子猷才华并不怎么出名,然他的浪漫声名远播。明代越籍最为浪漫的文人,应是张岱了。张岱晚年总结自己的一生,回忆早年的生活是:“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罗,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21]从这个自述可以看出,他早年的生活是相当放荡的,当然,这是文人的放荡,并不是堕落,准确地说是一种风雅。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533.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