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姚孟起(怎麼學好書法啊?)

1、姚孟起的介绍

1、姚孟起:[清]字凤生,一作凤笙,吴县(江苏苏州)贡生。以书名,正书宗欧阳询,尝临九成宫醴泉铭逼肖。释义:姚孟起来:[清]字凤生,一个做凤笙,吴县(江苏苏州)贡生。以书法闻名,正书宗欧阳询,曾在九成宫醴泉铭逼逼真。2、隶书略仿陈鸿寿。兼治印,得蒋仁秀劲之气。偶作画,古拙如金农。《海上墨林、广印人传、清朝书画家笔录、吴门画史》。释义:隶书大致仿照陈鸿寿。兼治印,找到蒋仁秀强劲之气。偶尔作画,古朴如金农。《海上墨林、广印人传、清朝书画家抄写、吴门绘画史》。3、与谁同坐轩,为苏州园林拙政园中一亭,轩题额是姚孟起的隶书“与谁同坐轩”,款署为“凤生姚孟起”,取意宋苏轼《点绛唇·闲倚胡床》词:“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释义:与谁同坐轩,为苏州园林拙政园中一亭,轩题额是姚孟起的隶书“与谁同坐轩”,款署名为“凤生姚孟起来”,取意宋代苏轼《点绛唇.熟悉靠着胡床》词:“闲靠着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另一个来着,有点需要和。还知道么,从添个,风月平分裂。”扩展资料:1、中国清代书法在近年的发展历史上,经历了一场 艰难的蜕变,突破了宋、元、明以来帖学的樊笼,开创了碑学,特别是在篆书、隶书和北魏碑体书法方面的成就,可以与唐代楷书、宋代行书、明代草书相媲美,形成了雄浑渊懿的书风。2、清代前期,国势初平,百废待兴,尚无力过多关心书法,因此这时期基本上延续的是晚明书风,大体可以看作三线发展:一是晚明行草书风的新发展,二是传统书风,三是篆隶初兴。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清代书法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姚孟起

姚孟起(怎麼學好書法啊?)

2、尚古山房 是什么

尚古山房的书都是由民国时期流传下来的,因为年代较近。所以一般不具备收藏价值!参考价基本都在-。

姚孟起(怎麼學好書法啊?)

3、怎麼學好書法啊?

临摹与创作是学习书法最重要的两个阶段。从古到今,几乎没有一个书法家不是从“临摹-创作-再临摹-再创作”这样循环反复的过程中艰难地走过来的。学习书法先临摹后创作,先继承后创新,这是最起码的程序和方法。临摹重在技术训练,掌握古人书法作品中的技法规律;创作重在艺术体悟,领略古人书法作品中的艺术韵味。没有扎实、认真、刻苦的临摹,创作只是一句空话;但没有创作的追求,临摹也就失去了动力和意义,只有临摹和创作相结合,既注重技法练习,又注意艺术体悟,才能百尺杆头更上一层。 临摹是书法专用语,是学习任何一种书体所必须使用的基本方法。学习书法离不开碑帖,离不开临摹,只有对古代优秀碑帖心追手摹,才能掌握各种书体的基本技法(如用笔、结字、章法、韵味等),也才能体会古人书法作品中的精妙所在。关于临摹,我们具体可以从下面三个方面去思考:1、临摹结合 临摹是学习书法最基本的方法,不但初学书法要临摹,就是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还需要临摹。学楷书需要临摹,学篆、隶、行、草各体书仍需要临摹。书法家的一生都是在临摹中渡过的,在临摹中学习,在临摹中思考,在临摹中创造。 摹帖,就是用薄纸蒙在字帖上面,然后笔随影走,按照显露出来的字迹写,又叫“仿影”或拓写。摹还有一种方法叫“描红”,即在印有双钩红线的字上去填写。 摹帖的方法:第一步先描红。即从一本帖中选出清楚、完整的字,用透明而不透墨的薄纸,如打字纸、有光纸、描图纸等蒙在帖上,依着字的轮廓,用极细的线条钩成空心字,这叫“双钩”。然后把钩好的字作为描红本,用红墨水填写,再用蓝墨水填写,最后用墨汁填写,这样写不但能加深记忆,而且节约纸张。 摹帖应注意笔随帖走,切勿失形,要看准笔画的来龙去脉,揣摩它的笔法和结构形态。摹帖要带有“写”意,将笔画一笔写成,饱满而精到,切勿依葫芦画瓢地填描涂抹。  临帖,即在摹帖的基础上,对帖字的用笔、结字规律有了基本认识之后,对着帖写。临帖有对临、格临和背临三种方法。  对临,即把字帖放在对面的帖架上照着写,这是最方便,最常用的临帖方法。  格临,即用透明纸打好格子(田字格、米字格、九宫格等)照式临写。主要用以掌握帖字的结构部位。  背临,即把帖收起,凭记忆默写帖中的字,不但求其形,更要求其神。背临之后可以集字为联或集字成篇,然后进入创作阶段。 摹帖笔随影走,古人怎样写,我们就怎样写,大小、长短、宽窄、粗细、方圆、斜正等都必须按帖字的要求去写,有一定的规范和约束。摹帖的特点在于易学到古人的结构位置,但由于规范太死,反而失去了古人的笔意,用笔死板而不灵活,让人感到放不开,受不了;临帖或对临,或背临,或意临,加入许多书者自己的个性特点,所以易得古人的笔意,而易失古人的结构位置。写来自由随意,追求个性,却得之甚少。 所以在临摹中必须临摹结合,先摹后临,既得古人的用笔方法,又得古人的结构规律。练习时可以采用先摹后临,再反过来摹,摹完再临。或者采用“双钩”的方法来研习结构规律。摹临穿插,取长补短,效果极好。临摹中要多看、多思、多琢磨,然后下笔。下笔要准,先形似,后神似,以求形神兼备。临摹后要反复对照检查,总结经验教训,在否定中提高,在教训中成熟。2、先入后出 临摹是学习书法最基本、最有效的方法。临摹就是继承,就是向古人学习,学习前人优秀碑帖中的美的用笔、美的结字、美的章法、美的韵味和气势等。但临摹还有一个入帖与出帖的关键问题。不入帖,写不进去,或写出来不象,是无法与古人对话,无法学到古人书法妙处的。但不出帖,即进去又出不来,太象古人,简直成了古人的书奴,一点自己的个性都没有,这样写,最终也形不成自己的书风特点。 关于入帖和出帖,清人姚孟起说得好:入帖时“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出帖时“不可无我在,无我便杂。”“不可有我在”说的是要专心一意地临习古人法帖,把握帖字的精神面貌,要“一字一笔须从古帖中来”,不入帖便无本;“不可无我”说的是要在临像的基础上,吸取其它碑帖的长处,融会贯通,结合自己的艺术素养和创造才能,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有个性,有创造,并逐步走向自由创作的新境界。3、读帖善悟

姚孟起(怎麼學好書法啊?)

4、想学褚遂良的书法,应该学倪宽赞还是阴符经?

学习褚遂良书法,《倪宽赞》、《阴符经》都可以,因为都是同一时期作品,字体基本无差别。相比较而言,《倪宽赞》更好一些。因为《倪宽赞》包含的汉字种类比较多,即涉及到的字形结构多,字体结构明显。另外,《倪宽赞》是褚遂良的得意之作。【怎样练好书法】1、临摹结合 临摹是学习书法最基本的方法,不但初学书法要临摹,就是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还需要临摹。学楷书需要临摹,学篆、隶、行、草各体书仍需要临摹。书法家的一生都是在临摹中渡过的,在临摹中学习,在临摹中思考,在临摹中创造。 摹帖,就是用薄纸蒙在字帖上面,然后笔随影走,按照显露出来的字迹写,又叫“仿影”或拓写。摹还有一种方法叫“描红”,即在印有双钩红线的字上去填写。 摹帖的方法:第一步先描红。即从一本帖中选出清楚、完整的字,用透明而不透墨的薄纸,如打字纸、有光纸、描图纸等蒙在帖上,依着字的轮廓,用极细的线条钩成空心字,这叫“双钩”。然后把钩好的字作为描红本,用红墨水填写,再用蓝墨水填写,最后用墨汁填写,这样写不但能加深记忆,而且节约纸张。 摹帖应注意笔随帖走,切勿失形,要看准笔画的来龙去脉,揣摩它的笔法和结构形态。摹帖要带有“写”意,将笔画一笔写成,饱满而精到,切勿依葫芦画瓢地填描涂抹。 临帖,即在摹帖的基础上,对帖字的用笔、结字规律有了基本认识之后,对着帖写。临帖有对临、格临和背临三种方法。 对临,即把字帖放在对面的帖架上照着写,这是最方便,最常用的临帖方法。 格临,即用透明纸打好格子(田字格、米字格、九宫格等)照式临写。主要用以掌握帖字的结构部位。 背临,即把帖收起,凭记忆默写帖中的字,不但求其形,更要求其神。背临之后可以集字为联或集字成篇,然后进入创作阶段。 摹帖笔随影走,古人怎样写,我们就怎样写,大小、长短、宽窄、粗细、方圆、斜正等都必须按帖字的要求去写,有一定的规范和约束。摹帖的特点在于易学到古人的结构位置,但由于规范太死,反而失去了古人的笔意,用笔死板而不灵活,让人感到放不开,受不了;临帖或对临,或背临,或意临,加入许多书者自己的个性特点,所以易得古人的笔意,而易失古人的结构位置。写来自由随意,追求个性,却得之甚少。 所以在临摹中必须临摹结合,先摹后临,既得古人的用笔方法,又得古人的结构规律。练习时可以采用先摹后临,再反过来摹,摹完再临。或者采用“双钩”的方法来研习结构规律。摹临穿插,取长补短,效果极好。临摹中要多看、多思、多琢磨,然后下笔。下笔要准,先形似,后神似,以求形神兼备。临摹后要反复对照检查,总结经验教训,在否定中提高,在教训中成熟。 2、先入后出 临摹是学习书法最基本、最有效的方法。临摹就是继承,就是向古人学习,学习前人优秀碑帖中的美的用笔、美的结字、美的章法、美的韵味和气势等。但临摹还有一个入帖与出帖的关键问题。不入帖,写不进去,或写出来不象,是无法与古人对话,无法学到古人书法妙处的。但不出帖,即进去又出不来,太象古人,简直成了古人的书奴,一点自己的个性都没有,这样写,最终也形不成自己的书风特点。 关于入帖和出帖,清人姚孟起说得好:入帖时“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出帖时“不可无我在,无我便杂。”“不可有我在”说的是要专心一意地临习古人法帖,把握帖字的精神面貌,要“一字一笔须从古帖中来”,不入帖便无本;“不可无我”说的是要在临像的基础上,吸取其它碑帖的长处,融会贯通,结合自己的艺术素养和创造才能,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有个性,有创造,并逐步走向自由创作的新境界。 3、读帖善悟 帖不仅要临,重要的还在读,学书善悟,即从读帖中领悟,有些古人优秀的法帖,不一定去临,只要认真阅读,反复体味,悟出其中的法度和韵味,便会自然而然地化入自己的书法创作之中。 阅读碑帖,并不是出声朗读碑帖的文字内容。所谓读帖,这是书法的专门用语,即书法家在临摹碑帖之前,或在平常工作的间隙,翻阅碑帖和泛览墨迹,也就是仔细分析、研究、琢磨碑帖中每一个字的笔画、结构和整幅作品的章法、气势及韵味,边看边记,时常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指画起来,心追手摹,激动不已。 古人读帖非常认真。曹操不但是有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是有名的诗人、书法家,陕西汉中博物馆就有传为他书写的“滚雪”隶书碑刻。相传他喜欢梁鹄的书法,便把梁鹄的字挂在帐中,一有空就读,连行军打仗也不放弃读帖。相传三国魏时的大书法家钟繇“坐则画地,卧则画被”,学书非常刻苦,特别注意阅读和默写名帖。唐代书法家欧阳询一次在行路中,发现晋代书法家索靖写的碑,辗转赏读,站得两腿发酸,干脆坐下来读。这样连续了三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读帖犹同古人对话,交朋友,达到思想和感情上的共鸣。读帖从一点一画入手,仔细研究和琢磨古人用笔、结字、章法及气势、韵味之妙处。通过阅读,眼观神会,潜移默化,以加深理解,锻炼视觉记忆,丰富、积蓄和提高艺术鉴赏能力。帖临一本,书观百家。读帖不仅限于一两本,古今许多书法家的实践经验证明,读帖胜于临帖。有些碑帖,我们不一定临,但可以阅读,深刻领会古人书法作品中的三味,积少成多,逐渐地吸收消化,才能奔汇腕底,充实于纸面,自然会手随眼高,眼使手灵。入于眼,融于心,出于手,心手相应,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书法】书法是世界上文字表现的艺术形式,包括汉字书法、蒙古文书法、阿拉伯书法和英文书法等。其中“中国567944519书法”,是中国汉字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从广义讲,书法是指文字符号的书写法则。换言之,书法是指按照文字特点及其涵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书写,使之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汉字书法为汉族独创的表现艺术,被誉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

5、求一篇400字观看陈永锵作品后的观后感…

激越回荡的“田园歌手”——品读陈永锵作品 -03-20 17:36:53  南方网  梁照堂   土地上的如大地球般的黄瓜、黄灿灿硕大的向日葵群、云海中的攀枝花(木棉别称)、粗杆上的紫荆木、春花、秋木、夏叶、冬根……壮枝大杆,如沉沉岳壑,连绵起伏的山峦;果实甸甸,满目深厚,若巨鼎大钟。画家陈永锵善于将南国人们所熟悉的木棉、残荷、南瓜、葵花等农家小品注入山石般雄浑博大的精神品格,将农家生命的实体,融入山岳般的厚实浑朴之中,而有“万壑千崖奔赴腕下”之气象。(清·姚孟起《字学忆参》)  他的画面通过饱满团块的构图,绚烂的色彩,给人以一种博大的意境。在他的笔下,无论是朵朵的木棉,还是硕大的南瓜,使观者仿如闻浓郁的南国泥土气息,又仿如置身于南国乡村的村隅巷陌之中,又仿佛超越大自然的原形而展现出石岩般的坚韧内涵。题材选择源于生活,而又超越自然物象。娴熟沉稳的用笔,借鉴西画色彩的丰富表现力,结合中国画的笔象墨气,色中有墨,墨中有色,两者浑然一体,相得益彰。  其岭南风物系列,在生活定实中籍以潇洒的写意,完全是一种意象的创造。画面的用色并非一味以色貌色,而是以主观精神的指向为轴,辅以对色彩形式规律的把握来实现。既丰富了画面的形式感,又表达了他的思维在艺术上的灵动与炽热感。  从《岭海风流》、《原上金风》等作品中,可窥见画家在面对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顿悟出来的艺术灵魂。正是主体情感被自然力所驱动,使心灵物化,自然心灵化达到循回式华华过程。所有的一切都是生命的回声,人与其所摹写的物象异质同音,鲜明地体现了自然力与心理力同构的图式,寄寓了画家的情思和哲学思考。从《南风》、《土地》与《秋荷》等的作品中透出画家内心率直豪爽与大度潇洒的品格。删繁取简的转化,通过细节刻划比兴诗意的语言模式,团块体积的扩张,化零为整,化散为合。其中所袒露的乃是一种天机自然的朴野之气,洋溢着一股生生不息的精神,繁密、斑驳、静穆——繁密中寓生机,斑驳中蕴元气,静穆中透苍浑。  多年来,读永锵史的作品,我曾先后有感而写过二词相赠之:  其一 清平乐·步《陈永锵画集》序词原韵花开霞落,大地凭耕作。南海跃鱼腾箭锷,雄展木棉岭壑。桑田岁月深功,西樵面壁村松。最爱农瓜乡卉,拥怀沃土长风。  其二 忆秦娥·《陈永锵画展》感赋西樵月,田花野卉村音悦。村音悦,跃鱼南海,木棉雄粤。惯闻大地泥香切,南瓜绿土生机烈。生机烈,云天呼吸,乡风长说。  诚然,他的画面即有灵气、秀雅,尽得江南风流雅韵之妙,流溢着田园牧歌式的温情,又体现着一股阳刚的浩然之气。只要细细融入其中,除了在“田园牧歌”式的表面中突现出天地宇宙大生命相接。把传统文化精神与现代张力血溶一体。在天地万物与人的生成关系中去认识和把握天人相似相通的元气和生命精神,并以艺术的形式表现神和形的契合,意与象的统一以及生命与自然的关系。  人们能从管乐、弦乐、敲击乐等的伴奏中,从音韵、音带、音律中体会其中乐曲的情景。观永锵先生的国画,直如听一曲田园交响乐。观众也能从线条的勾勒、色彩的渲染、墨块的积叠中,从气韵、意象、状物中去体味其中田园的生趣,从而逐渐走进画家为人生、哲学与艺术打成的这片境界,去感受线条的韵律变化,色调的和谐统一、空间的虚实设定以及画面大气的流动所带来的神趣。  “惟先矩度森严,而后神超尽变,有法之极归于无法”(清·王概)。先生在语言形式上的探索早已超载传统花鸟画艺术设定的限界,从汉画像砖和敦煌壁画乃至山水画家意象,构图与皴法中获得高钙养分,加强构图章法意境的气势,加强用笔用墨的力度,色彩饱和,使作品更具大张力。人们似乎认为南国的荔枝清甜可人,南国的水土温柔婉转,画南国风貌的画家一般都是画出甜美秀柔的气质画面。然而,从陈永锵先生的一幅幅表现南国风物的作品中感受到的却是一种气势雄宏的阳刚气息,其所吟唱的是一曲激昂回荡亢奋的“田园之歌”。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432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