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兰亭序全文真迹(《兰亭序》的真迹现在)

1、《兰亭序》的真迹现在在哪?

按照新唐书来,旧唐源书的记载兰亭序应该还在乾陵,正如上面所说,乾陵保护的相当好,是唐代皇陵里面唯一没有被盗掘过得,而且更具传奇的是里面葬着两个皇帝。史书说兰亭序是被保存在铁盒里面,墨迹如新。郭沫若先生主张发掘的墓葬不是乾陵,而是唐中宗李显的太子的墓,因为他错误的认为那是李贤的墓,并和北京市市长夫人打赌,因而才发掘的。乾陵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发现以后曾经是打算挖掘的但由于当时明十三陵刚刚挖掘,并且不是很成功,好多珍贵文物被氧化毁坏了,因为没有更好的防氧化措施,所以乾陵至今为被发掘。

兰亭序全文真迹(《兰亭序》的真迹现在)

2、《兰亭序》真迹在哪里

王羲之将《兰亭序》69视为传家宝,并代代相传,一直到王家的七世孙智永手中。可是,智永不知何故出家为僧,身后自然没有子嗣,就将祖传真本传给了弟子——辨才和尚。 到了唐朝初年,李世民大量搜集王羲之书法珍宝,经常临习,对《兰亭序》这一真迹更是仰慕,多次重金悬赏索求,但一直没有结果。后察出《兰亭序》真迹在会稽一个名叫辨才的和尚手中,从此引出一段,唐太宗骗取《兰亭序》,原迹随唐太宗陪葬昭陵的故事。这一段故事,更增添了《兰亭序》的传奇色彩和神秘气氛。 唐人记载兰亭故事有两种版本。刘悚《隋唐嘉话》记:“王右军《兰亭序》,梁乱,出在外。陈天嘉中,为僧众所得。……果师死后,弟子僧辩才得之。太宗为秦王后,见拓本惊喜,乃贵价市大王书,《兰亭》终不至焉。及知在辩才处,使萧翼就越州求得之,以武德四年入秦府。贞观十年,乃拓十本以赐近臣。帝崩,中书令褚遂良奏:“《兰亭》,先帝所重,不可留。’遂秘于昭陵。” 《太平广记》收何延之《兰亭记》记载大有不同。何文称,至贞观中,太宗锐意学二王书,仿摹真迹备尽,唯《兰亭》未获。后访知在辩才处,三次召见,辩才诡称经乱散失不知所在。房玄龄荐监察御史萧翼以智取之。萧翼隐匿身份,乔装潦倒书生,投其所好,弈棋吟咏,论书作画成忘年交,后辨才夸耀所藏,出示其悬于屋梁之《兰亭》真迹,《兰亭》,遂为萧翼乘隙私取此帖长安复命。太宗命拓数本赐太子诸王近臣,临终,语李治:“吾欲从汝求一物,汝诚孝也,岂能违吾心也?汝意如何?”于是,《兰亭》真迹葬入昭陵。何延之自云,以上故事系闻辩才弟子元素于永兴寺智永禅师故房亲口述说。刘、何二说,情节悬异。一般以为,何说漂浮失实,刘说翔实可信,骗取与耳语没有了。两者情节虽异,但《兰亭序》真迹埋入昭陵,说法却一致。 此事又有余波。据《新五代史·温韬传》,后梁耀州节度使温韬曾盗昭陵:“韬从埏道下,见宫室制度,宏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为铁匣,悉藏前世图书,钟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依此记载,则《兰亭》真迹经“劫陵贼”温韬之手又复见天日。另外宋代蔡挺在跋文中说,《兰亭序》偕葬时,为李世民的姐妹用伪本掉换,真迹留存人间。然此后《兰亭》真迹消息便杳如黄鹤,其下落如何,更是谜中之谜了。 唐太宗得到《兰亭》后,曾命弘文馆拓书名手冯承素以及虞世南、褚遂良诸人钩摹数本副本,分赐亲贵近臣。太宗死,以真迹殉葬。现传世的《兰亭序》已非王羲之真迹。传世本种类很多,或木石刻本,或为摹本,或为临本。著名者如《定武兰亭》,传为欧阳询临摹上石,因北宋时发现于河北定武(今河北正定)而得名。 唐太宗命冯承素钩摹本,称《神龙本兰亭》,由于他的摹本上有唐代“神龙”小印,所以将其定名为神龙本《兰亭序》,以区别于其他的唐摹本。此本墨色最活,跃然纸上,摹写精细,牵丝映带,纤毫毕现,数百字之文,无字不用牵丝、俯仰袅娜,多而不觉其佻,其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得以体现,基本上可窥见羲之原作风貌。公认为是最好的摹本,被视为珍品。冯承素摹的《兰亭序》纸本,现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高24.5厘米,宽69.9厘米,此本曾入宋高宗御府,元初为郭天锡所获,后归大藏家项元汴,乾隆复入御府。

兰亭序全文真迹(《兰亭序》的真迹现在)

3、《兰亭序》真迹究竟藏于何处?

《兰亭序集》的真迹究竟藏于何处至今为止仍是个谜。《兰亭序》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历代书法界将其奉为极品。这幅作品,据说是王羲之酒后挥笔一气呵成。以后王羲之虽然又多次重写,但皆不如此次酒酣之作。为此,他曾感叹:“此神助耳,何吾能力致。”故他本人对其也十分珍惜,作为传家之宝一直传到第七代孙王法极。不过,《兰亭序》真迹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落入帝王家的命运,被唐太宗李世民所得,并在他去世后作为陪葬,埋进昭陵,从此下落不明。这也成为后人不断探寻的一个谜。扩展资料据说昭陵被打开时,那些陪葬的钟繇、王羲之等人的书法真迹都在,而且“钟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被温韬盗掘出来的一些书法珍品,宋朝时还有人说见过。如此看来,《兰亭序》应该是被盗掘出来之后再遗失的。当然,这个结果是不少人无法接受的。因此,后人关于《兰亭序》的下落又有了种种说法:有的说,在温韬盗掘出土的宝物清单上,并没有《兰亭序》,因而可能没有被盗;也有人说,《兰亭序》并未随李世民埋藏到昭陵之中,而是埋在唐高宗李治的陵墓之中。还有的说,《兰亭序》随唐太宗下葬时,被他的姐妹用伪本调包了,真迹依然留存人间……各种说法,不一而足。参考资料来源:人民网-《兰亭序》真迹究竟在哪里

兰亭序全文真迹(《兰亭序》的真迹现在)

4、《兰亭集序》真迹在哪里?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兰亭集序》是东晋会稽内史、右将军王羲之的杰作。东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到山阴(绍兴)兰亭“修禊”(古代祭礼)祈福,在兰亭溪边洗濯嬉游。四十二位名士列坐溪边,由书僮将盛满酒的羽觞放入溪水中,随风飘动,停在谁的位置,此人就得赋诗一首,倘若作不出来,就罚酒三觥。王羲之为聚会的三十七首诗写序文,即《兰亭集序》。《兰亭集序》共三百二十四字,记叙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抒发作者“情随事迁”好景不长、“修短随化”生死无常的感慨。一乐一悲之间,迸发出短暂人生中积极向上的凄豪悲壮之情。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睿智的先贤对人生的终极意义有过这样或那样的求索,但似乎都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唯一相同的感受就是:人生永远面对变化,永远带着遗憾。王羲之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书法家,有“书圣”之称。他的《兰亭集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为历代帝王所重,是世代文人之宝。《兰亭集序》行书如行云流水,潇洒飘逸,骨格清秀,点划遒美,疏密相间,结构巧妙。无论横、竖、点、撇、钩、折、捺,极尽用笔使锋之妙。这是他33岁时的得意之作。据说翌日酒醒,他意犹未尽,又挥毫将序文重书一遍,却自感不如原文精妙,一连重写几遍,仍不得原文精华,成为他一生中的顶峰之作,我国书法的千古绝唱。唐太宗李世民极爱王羲之的书法,对世称之谓禊帖的《兰亭集序》,尤为欢喜。李世民得此帖后,即命弘文馆拓书人冯承素等,双钩廓填摹成副本分赐给诸王及近臣,而将《兰亭集序》真迹在他死后殉葬自已陵墓昭陵,从此传世的仅有临摹副本。后世书法爱好者,莫不为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真迹未能传世而深感遗憾。期望有朝一日昭陵发掘,让《兰亭集序》真迹共飨天下书法爱好者,那真是大快人心的事。前几年我和我老伴去西安旅游,就《兰亭集序》真迹是否被唐太宗李世民葬进了他的陵墓昭陵,询问随同导游李先生。他告诉我,《兰亭集序》真迹被葬进昭陵确有这个说法,但还有一种说法是唐太宗李世民临终时,己将《兰亭集序》真迹交给了继承皇位的高宗李治保存。高宗继位后不几年,权力被他的皇后武则天篡夺,《兰亭集序》真迹也被武则天据为己有。武则天去世时,没有将《兰亭集序》真迹留给儿子,而是作为陪葬品埋入自己的陵墓乾陵了。我对《兰亭集序》真迹被武则天埋入乾陵的说法有点怀疑,李先生把郭沫若认为《兰亭集序》真迹不在昭陵是在乾陵的观点说服我。他说:“郭沫若是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的‘认为’是最权威不过的。”他又向我介绍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有人提出发掘武则天陵墓乾陵,郭沫若呼声最高。郭沫若在他的《咏乾陵》诗中有“待到幽宫重启日,还期翻案续新篇”的诗句,希望亲眼看看《兰亭集序》真迹。后不久,我在《扬子晚报》上看到一篇《何时挖掘武则天墓》的署名文章,介绍了乾陵有极丰富的文物,其中有《兰亭集序》真迹,与导游李先生介绍的基本一致。我期盼国家能以早日发掘乾陵,让《兰亭集序》真迹回到人世中来。

5、《兰亭集序》真迹现收藏于哪个博物馆?

相传,《兰亭集序》69传到王羲之的后代智永时,由于智永出家当了和尚,临终时将它传给弟子辩才。辩才擅长书画,将《兰亭集序》珍藏在梁间暗槛之中。酷爱王羲之书法的唐太宗,遍求兰亭真本,终于了解到它在辩才手中,于是想方设法谋取,但辩才不露真情。唐太宗无奈,就派御史萧翼专程赶到越州设计骗取真迹。萧翼扮成一个穷书生,带着二王(即王羲之和王献之)的一些杂帖拜访辩才,同他交了朋友,两人经常饮酒赋诗,评论二王书画,在酒酣耳热之时,辩才终于透露出他藏有《兰亭集序》的真本。萧翼使辩才视他为“好友”而失去警觉,将兰亭真迹置于桌案之上,不再放回梁间暗槛。一天,萧翼知道辩才外出,便潜入僧房,盗走了兰亭真迹。萧翼偷走兰亭真迹,来到地方官处,命令他传辩才面叩朝廷御史。辩才到后,萧翼对他说,他奉圣旨来取兰亭真迹,现在已经到手,特唤他来告别。辩才听后,气昏在地,惊悸痛惜而死。唐太宗得到王羲之真迹后,令人摹刻翻拓,赐给他的皇子近臣。到了他临终时,埋入昭陵。因此,这“天下第一行书”长埋地下。存世唐摹墨迹以“神龙本”为最著,石刻首推“定武本”。经郭沫若考证,以为相传的《兰亭序》后半文字,兴感无端,与王羲之思想无相同之处,书体亦和近年出土的东晋王氏墓志不类,疑为隋唐人所伪托。但也有不同意其说生前设法霸占,死后还要带去,一件好端端的国宝就这样被皇帝带进了黄土里,就此永远从世上消失了,这是中国莫大的悲哀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329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