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百科

文徵明书梅花诗(赵孟頫真迹全部书法欣赏)_1659人推荐

1、写梅花的诗

梅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足雪,为有暗香来。墨梅【元】王冕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早梅》【唐】张谓一树寒梅白玉条,回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雪梅》【宋】卢梅坡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文徵明书梅花诗(赵孟頫真迹全部书法欣赏)_1659人推荐

2、古代写梅花的诗有那些?

墨梅王冕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早梅张谓一树寒梅白玉条,回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墨梅居简莫恨丹青废画工,不须求异只须同。玉容不及寒鸦色,故托缁尘异汉宫。早梅齐已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村前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墨梅张臬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犹恨东风无意思,更吹烟雨暗黄昏。

早梅李公明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墨梅赵秉文画师不作粉脂面,却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识,夏馥从来琢玉人。忆梅李商隐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

白梅王冕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梅王琪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梅贡性之眼前谁识岁寒交,只有梅花伴寂寥。

明月满天天似水,酒醒听彻玉人箫。墨梅王冕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早梅张谓一树寒梅白玉条,回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墨梅居简莫恨丹青废画工,不须求异只须同。

玉容不及寒鸦色,故托缁尘异汉宫。早梅齐已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村前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墨梅张臬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

犹恨东风无意思,更吹烟雨暗黄昏。早梅李公明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墨梅赵秉文画师不作粉脂面,却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识,夏馥从来琢玉人。忆梅李商隐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白梅王冕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梅王琪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

梅贡性之眼前谁识岁寒交,只有梅花伴寂寥。明月满天天似水,酒醒听彻玉人箫。

文徵明书梅花诗(赵孟頫真迹全部书法欣赏)_1659人推荐

3、叫《梅花》的诗

历代梅花诗赠范晔陆凯南朝宋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山园小梅林和靖唐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擅板共金樽。梅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足雪,为有暗香来。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

忆梅李商隐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李商隐匝路亭亭艳,非时袅袅香。

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梅花绝句(之—)陆游闻道梅花圻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梅花绝句(之二)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

梅花绝句(之三)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早梅南朝·谢燮迎春故早发,独自不疑寒。畏落众花后,无人别意看。

江梅唐·杜甫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绝知春意好,最奈客愁何?雪树元同色,江风亦自波。故园不可见,巫岫郁嵯峨。

早梅唐·齐己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唐·王维杂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杂咏唐·王维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心心视春草,畏向玉阶生。

忆梅唐·李商隐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江上梅唐·王适忽见寒梅树,花开汉水滨。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

庭梅咏寄人唐·刘禹锡早花常犯寒,繁实常苦酸。何事上春日,坐令芳意阑?夭桃定相笑,游妓肯回看!君问调金鼎,方知正味难。梅花唐·崔道融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技依病看。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梅花唐·庾信当年腊月半,已觉梅花阑。不信今春晚,俱来雪里看。树动悬冰落,枝高出手寒。

早知觅不见,真悔著衣单。雪里觅梅花唐·萧纲绝讶梅花晚,争来雪里窥。下枝低可见,高处远难知。俱羞惜腕露,相让道腰羸。

定须还剪采,学作两三技。梅花唐·蒋维翰白玉堂前一树梅,今朝忽见数花开。几家门户重重闭,春色如何入得来?梅花宋·陈亮疏技横玉瘦,小萼点珠光。

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春。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东君正主张。

冬日杂兴宋·张耒空山身欲老,徂岁腊还来。愁怯年年柳,伤心处处梅。绿蔬挑甲短,红蜡点花开。

冰雪如何有,东风日夜回。再和杨公济梅花宋·苏轼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西厢待月来。

赠岭上梅宋·苏轼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墨梅宋·朱熹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如今白黑浑休问,且作人间时世妆。

题杨补之画宋·楼钥梅花屡见笔如神,松竹宁知更逼真。百卉千花皆面友,岁寒只见此三人。雪梅宋·卢梅坡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雪梅宋·卢梅坡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从张仲谋乞腊梅宋·黄庭坚闻君寺后野梅发,香蜜染成宫样黄。不拟折来遮老眼,欲知春色到池塘。钓雪舟倦睡宋·杨万里小阁明窗半掩门,看书作睡正昏昏。无端却被梅花恼,特地吹香破梦魂。

寒夜宋·杜耒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古梅宋·萧德藻湘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

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瓶梅宋·张道洽寒水一瓶春数枝,清香不减小溪时。横斜竹底无人见,莫与微云淡月知。红梅苏东坡年年芳信负红梅,江畔垂垂又欲开。

珍重多情关伊令,直和根拨送春来。早梅柳宗元早梅发高树,回映楚天碧。朔风飘夜香,繁霜滋晓白。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新栽梅白居易池边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时点检来。莫怕长洲桃李嫉,今年好为使君开。墨梅赵秉文画师不作粉脂面,却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识,夏馥从来琢玉人。白梅元王冕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墨梅元王冕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梅花元·王冕三月东风吹雪消,湖南山色翠如浇。

一声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桥。立春日赏红梅之作元·元淮昨夜东风转斗杓,陌头杨柳雪才消。晓来一树如繁杏,开向孤村隔小桥。

应是化工嫌粉瘦,故将颜色助花娇。青枝绿叶何须辨,万卉丛中夺锦标。忆梅元·段克己姑射仙人冰雪肤,昔年伴我向西湖。别来几度春风换,标格而今似旧无。

西湖梅元·冯子振苏老堤边玉一林,六桥风月是知音。任他桃李争欢赏,不为繁华易素心。鸳鸯梅元·冯子振并蒂连技朵朵双,偏宜照影傍寒塘。

只愁画角惊吹散,片影分飞最可伤。题画墨梅元·陶宗仪明月孤山处士家,湖光寒浸玉横斜。似将篆籀纵横笔,铁线圈成个个花。阳山道中元·释善住雨余春涧水争分,野雉双飞过古坟。

眼见人家住深坞,梅花绕屋不开门。春晚杂兴元·方回芳草茸茸没屦深,清和天气润园林。霏微小雨初晴处,暗数青梅立树阴。冬词元·郭钰疏林晴旭散啼鸦,高阁朱帘地遮。

为问王孙归也未?玉梅开到北枝花。寄迹武塘赋之明·夏完淳逢花却忆故园梅,雪掩寒山径不开。明月愁心两相似,一枝素影待人来。

题画梅明·徐渭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试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王元章倒枝画梅明·徐渭皓态孤芳压俗姿,不堪复写拂云枝。从来万事嫌高格,莫怪梅花着地垂。

明·唐寅题画雪压江村阵作寒,园林俱是玉英攒。急须沽酒浇清冻,亦有疏梅唤客看。早春明·陈继儒春风无力柳条斜,新草微分一抹沙。欲向主人借锄插,扫开残雪种梅花。

宋徽宗画半开梅明·赵友同上皇朝罢酒初酣,写出梅花蕊半含。惆怅汴宫春去后,一枝流落到江南。画梅明·方孝孺微雪初消月半池,篱边遥见两三枝。清香传得天心在,未话寻常草木知。

画梅明·陈道复竹篱巴外野梅香,带雪分来入醉乡。纸张独眠春自在,漫劳车马笑人忙。画梅明·陈道复梅花得意占群芳,雪后追寻笑我忙。折取一技悬竹杖,归来随路有清香。

梅花落明·薛暄檐外双梅树,庭前昨夜风。不知何处笛,并起一声中。早梅明·通润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

丁卯新正三日写梅明·李日华檀口粉肋含笑语,春风拂拂为开怀。酒人得此添狂兴,诗句从天泼下来。题画诗册页清·普荷无事不寻梅,得梅归去来。雪深春尚浅,一半到家开。

山中雪后清·郑燮晨起开门雪满山,雪睛云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画梅清·金农老梅愈老愈精神,水店山楼若有人。

清到十分寒满把,如知明月是前身。题唐解元小景清·恽寿平雪后轻桡入翠微,花溪寒气上春衣。过桥南岸寻春去,踏遍梅花带月归。题梅花清·汪士慎小院栽梅一两行,画空疏影满衣裳。

冰华化雪月添白,一日东风一日香。早梅清·宁调元姹紫嫣红耻效颦,独从末路见精神。溪山深处苍崖下,数点开来不借春。

枯梅清·吴淇奇香异色著林端,百十年来忽兴阑。尽把精华收拾去,止留骨格与人看。题画梅清·李方膺梅花此日未生芽,旋转乾坤属画家。笔底春风挥不尽,东涂西抹总开花。

题画梅清·李方膺挥毫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梅花诗清·俞樾内子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

和内子梅花诗清·俞樾庭院无尘夜有霜,见来不是等闲香。寒宵同作罗浮梦,绝胜东坡在雪堂。雨中元墓探梅清·宋荦探梅冒雨兴还生,石迳铿然杖有声。

云影花光乍吞吐,松涛岩溜互喧争。韵宜禅榻闲中领,幽爱园扉破处行。望去茫茫香雪海,吾家山畔好题名。落梅清·律然和风和雨点苔纹,漠漠残香静里闻。

林下积来全是雪,岭头飞去半为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回首孤山山下路,霜禽粉蝶任纷纷。

梅花诗高启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绝几回开。《红楼梦》访妙玉乞红梅曹雪芹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入世冷桃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桠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红楼梦》咏红梅花(红字)曹雪芹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红楼梦》咏红梅花(梅字)曹雪芹白梅懒赋赋红梅,逞艳先迎醉眼开。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

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红楼梦》咏红梅花(花字)曹雪芹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竟奢华。

闲厅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赠范晔南北朝陆凯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早梅张谓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旁傍溪桥。不知进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寒夜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穸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梅王琪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

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真适园梅花盛放王鏊花间小坐夕阳迟,香雪千枝与万枝。自入春来无好句,杖藜到此忽成诗。

《杂诗》之一王维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欹穸前,寒梅著花未。初识梅花卢撰江北不如南地暖,江南好断北人肠。胭脂桃颊梨花粉,共作寒梅一面妆。

次韵中玉早梅黄庭坚折得寒香不露机,小穸斜日两三枝。罗帷翠叶深调护,已被游蜂圣得知。十一月后庭花盛开之二蔡襄日暖香繁巳盛开,开时曾达千百回。

春风岂是多情思,相伴花前去又来。墨梅张臬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犹恨东风无意思,更吹烟雨暗黄昏。暗香疏影姜夔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

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暗香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疏影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

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

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卜算子.咏梅宋陆游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临江仙.梅李清照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

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殢人娇.后亭梅开有感李清照玉瘦香浓,檀深雪散,今年恨探梅又晚。江楼楚馆,云间水远。

清昼永,凭栏翠帘低卷。坐上客来,尊前酒满,歌声共水流云断。南枝可插,更须频剪,莫待西楼,数声羌管。

孤雁儿李清照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玉楼春.红梅李清照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几多时,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看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渔家傲李清照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

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梅花引.荆溪阻雪蒋捷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旧游旧游今在不?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

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清平乐李煜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蝶恋花欧阳修帘幕东风寒料峭,雪里香梅,先报春来早。红蜡枝头双燕小,金刀剪彩呈纤巧。

旋暖金炉薰蕙藻。酒入横波,困不禁烦恼。绣被五更春睡好,罗帏不觉纱窗晓。王安石《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梅花,香色俱佳,独步早春,具有不畏严寒的坚强性格和不甘落后的进取精神,因而历来为诗人们所吟咏,所歌颂。在我国古代为数众多的咏梅诗中,王安石的《梅花》堪称一首饶有特色、脍炙人口的佳作。

这首咏梅诗吟咏的是早春之梅。全诗虽仅4句20字,却较为形象地刻画了早春梅花的神韵和香色。前两句“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写颇有寒意的早春时节,万物皆未萌芽,唯独墙角数枝梅花迎寒绽开。

这两句写梅花,不绘其形,而传其神。“墙角”二字点明地点;“独自开”与“数枝梅”相照应,传递了梅先天下春的信息;“凌寒”二字交代时间,突出了春梅于严寒中傲然怒放的性格特征。不过,这两句诗写梅花不畏严寒傲然怒放,并非首创。

在此之前,已有别的诗加以描绘了。如南朝陈诗人谢燮的《早梅》诗:“迎春故早发,独自不疑寒。畏落众花后,无人别意看”,紧扣一个“早”字,用表现人的心理状态的“疑”与“畏”字写梅花,使之人格化,从而惟妙惟肖地反映了其傲霜斗雪迎春的高尚品格。

较之前两句,后两句“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写梅花的香色,则写得较为新颖别致。“遥知不是雪”,着眼于人们的视觉形象,含蓄地写梅花的纯净洁白。尽管这句诗否定了诗人于远处所看到的墙角凌寒独自绽开的数枝梅花是雪,但它实际上曲折地反映了梅白似雪的色彩。试想,假如这梅花不是白的,而是红的或是其他颜色,诗人会由此而联想到雪吗?正因为梅花似雪,唐代诗人张谓的《早梅》诗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以错把梅枝当作雪枝来反映白梅早发、皎洁似雪的特点,才给人以“错”而无误,“错”中见奇之感。

“遥知不是雪”这句诗,不仅含蓄地写梅花的纯净洁白,也间接地交代前两句中所写的迎寒怒放的“墙角数枝梅”实为诗人从远处隐隐约约中所见,且与诉诸人们嗅觉的下句“为有暗香来”一道写梅花的香色,诗句之间具有内在联系,显示出全诗结构的严谨。诗人写梅香,没有借助任何形容词,亦未泼墨如云,大肆渲染,而是以“看似寻常最奇崛”(王安石语)的“遥知”这两句诗巧妙自然地出之。这两句诗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正因为有梅花的香气从远处袭来,才使诗人“遥知不是雪”。

倘若梅花无香气,则诗人从远处隐隐约约看到的“墙角数枝梅”,是难免把它错当作雪枝的。以互为因果的两句诗写梅花,收到了香色俱佳的艺术效果,与张谓的《早梅》诗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遥知”两句诗也未必是实写诗人于远处闻到梅花的香色,从而得出是梅非雪的结论,而只是虚写,极言梅花的香气之浓。

如果说,这首《梅花》诗所吟咏的梅花,不仅让人领略到其凌寒怒放的神韵,而且给人留下它香色俱佳、别具一格的鲜明印象,那么,这首诗本身也就如同它所吟咏的梅花,令人赏心悦目,获得艺术美的享受。

文徵明书梅花诗(赵孟頫真迹全部书法欣赏)_1659人推荐

4、宋 邵康节 梅花诗是怎样的?

宋邵康节梅花诗其一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壁。不信黄金是祸胎。

其二湖山一梦事全非。再见龙云向北飞。三百年来终一日。

长天碧水叹弥弥。其三天地相乘数一原。忽逢甲子又兴元。年华二八乾坤改。

看尽残花总不言。其四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皇畿。

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其五胡儿骑马走长安。开辟中原海境宽。

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汉中看。其六漫天一白汉江秋。

憔悴黄花总带愁。吉曜半升箕斗隐。金乌起灭海山头。其七云雾苍茫各一天。

可怜西北起烽烟。东来暴客西来盗。还有胡儿在目前。其八如棋世事局初残。

共济和衷却大难。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春色在长安。其九火龙蛰起燕门秋。

原壁应难赵氏收。一院梨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其十数点梅花天地春。

欲将剥复问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

5、崔道融的《梅花》一诗的 翻译

梅花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一海花初绽乍放,洁白如雪。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于画中。她素雅高洁,不畏寒箱,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

后四句重在抒情。笛声是最易引起人之愁思的.古人所谓‘’愁人不愿听,自到枕边来”,何况笛声中更有《梅花落》之曲,因而这横玉声中很容.易引’起人借花惆怅之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诗人隐隐动了徘恻之心:北风如果理解我怜悔之意干万不要轻易予以摧残,让她多开些时间吧。“容易”这里作轻.易讲。

“朔风”即北风,阮籍有诗云:“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诗人对北风的嘱托即是诗人爱花借花,恐其早谢心情的泄露。也许诗人带病观梅,笛声更易拨动他惜花的心弦吧。寒梅初开即恐其落.这里应隐含着诗人对人生的伤叹。

梅花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一海花初绽乍放,洁白如雪。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于画中。她素雅高洁,不畏寒箱,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

后四句重在抒情。笛声是最易引起人之愁思的.古人所谓‘’愁人不愿听,自到枕边来”,何况笛声中更有《梅花落》之曲,因而这横玉声中很容.易引’起人借花惆怅之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诗人隐隐动了徘恻之心:北风如果理解我怜悔之意干万不要轻易予以摧残,让她多开些时间吧。“容易”这里作轻.易讲。

“朔风”即北风,阮籍有诗云:“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诗人对北风的嘱托即是诗人爱花借花,恐其早谢心情的泄露。也许诗人带病观梅,笛声更易拨动他惜花的心弦吧。寒梅初开即恐其落.这里应隐含着诗人对人生的伤叹。

唐·崔道融《梅花》白话释义:梅花初放,花萼中还含着白雪;梅花美丽孤傲,即使要入画,都会担心难画的传神。花香中别有韵致,清雅的都不知道冬的寒冷。含愁聆听《梅花落》的笛曲,枝干横斜错落,似忧似病。

北风如果能够理解梅花的心意,就请不要再摧残她了。原文: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此诗是唐代诗人崔道融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梅花初绽乍放,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于画中。

它们素雅高洁,不畏寒霜,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后四句重在抒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动了徘恻之心,向北风传达自己的怜惜之意。全诗描写极富神韵,写尽梅本来丰骨面目;又化人入花,情深意切。扩展资料写作背景:崔道融在乾宁二年(895)前后,做过县令之类的小官,后避战乱入闽,空有才情与抱负未展。

此诗为诗人咏梅之作,既赞梅花之孤高芳郁,亦向世人暗寓自己的高洁情操。文章赏析:崔道融《梅花》此诗,“冷”、“清”、“愁”、“苦”四字,可作概括。所有情愫,皆出寂寞。人无伴,心亦无寄。

诗人偶见之“数萼”梅花,恋恋不已,却无“大地春回”的欢乐,只因心间的孤寒不因人间的“寒暑”而迁移。“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此句写“冷”。

只是“数萼”,方显冷清。诗人家中必无高朋满座。无朋无友,遗我一人,隐隐花开,淡淡看来。在诗坛众多的咏梅诗中,林逋《山园小梅》云:“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齐己《早梅》云:“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此二者皆是“暖”景,何等的热闹,独不似崔道融咏梅诗的“冷清”“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先写花形,复写花香。关于这一点齐己的《早梅》诗和林逋的《山园小梅》诗也与之如出一辙。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此句写“清”。香为“清”香,以“清”替“寒”。

齐己在他诗中吟道:“风递幽香出,禽窃素艳来。”林逋在他诗中也吟道:“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三者意境则各不相同。

齐己的诗虽有一“幽”字,其境不觉其“幽”,唯觉流畅而已。林逋诗着重一个“趣”字,所谓文人雅事此般趣“味”则是。至此,此四句描写了几枝梅花初绽乍放,洁白如雪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于画中。

它素雅高洁,不畏寒霜,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此句写“愁”。

于花香之后,写花事。李益《军北征》云:“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遍吹行路难。”律然《落梅》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

”“横笛”是特指,故“和愁听”齐己诗无此写人之句。林逋诗云:“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不离其雅趣。“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此句写“苦”。“苦”苦哀求之意。唯此相慰,不忍见其凋残。此写花“愿”齐己诗云:“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就花写花,不似崔诗化人入花,其情深切。林逋诗至上句已毕。此后四句重在抒情。笛声是最易引起人之愁思的。

古人所谓“愁人不愿听,自到枕边来”何况笛声中更有《梅花落》之曲,因而这横玉声中很容易引起人借花惆怅之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诗人隐隐动了徘之心:北风如果理解我怜悔之意,千万不要轻易予以摧残,让它多开些时间吧。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一海花初绽乍放,洁白如雪。

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于画中。她素雅高洁,不畏寒箱,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后四句重在抒情。

笛声是最易引起人之愁思的.古人所谓‘’愁人不愿听,自到枕边来”,何况笛声中更有《梅花落》之曲,因而这横玉声中很容.易引’起人借花惆怅之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诗人隐隐动了徘恻之心:北风如果理解我怜悔之意干万不要轻易予以摧残,让她多开些时间吧。“容易”这里作轻.易讲。

“朔风”即北风,阮籍有诗云:“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诗人对北风的嘱托即是诗人爱花借花,恐其早谢心情的泄露。也许诗人带病观梅,笛声更易拨动他惜花的心弦吧。寒梅初开即恐其落.这里应隐含着诗人对人生的伤叹。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只是“数萼”,方显冷清。诗人家中必无高朋满座。

无朋无友,遗我一人,隐隐花开,淡淡看来。齐已《早梅》云:“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林逋《山园小梅》云:“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此二者皆是“暖”景,不似崔诗“冷”清。“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先写花形,复写花香。齐诗林诗亦然。齐诗云:“风递幽香出,禽窃素艳来。

”林诗云:“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三者意境则各不相同。崔诗“清”。

香为“清”香,以“清”替“寒”。齐诗虽有一“幽”字,其境不觉其“幽”,唯觉流畅而已。林诗着一“趣”字,所谓文人雅事此般趣“味”则是。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此句“愁”。于花香之后,写花事。

李益《从军北征》云:“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遍吹行路难。”律然《落梅》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横笛”是特指,故“和愁听”。齐诗无此写人之句。

林诗云:“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不离其雅“趣”。“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此句“苦”。

“苦”苦哀求之意。唯此相慰,不忍见其凋残。此写花“愿”。

齐诗云:“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就花写花,不似崔诗化人入花,其情深切。林诗至上句已毕。

崔道融四句诗,“冷”、“清”、“愁”、“苦”,皆出寂寞。人无伴,心亦无寄。偶见之“数萼”梅花,恋恋不已,却无“大地春回”的欢乐。只因心间的孤寒”不因人间的“寒暑”而迁移。

律然《落梅》全诗云:“和风和雨点苔纹,漠漠残香静里闻。林下积来全似雪,岭头飞去半为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

回首孤山山下路,霜禽粉蝶任纷纷。”意境与崔诗较近。然此为“落梅”,正当有”叹惋”之意。崔道融写初发之梅,清寒远甚于此,可想见其人之“寂寞”何等之深。

希望帮助你。白话译文:梅花初放,花萼中还含着白雪;梅花美丽孤傲,即使要入画,都会担心难画的传神。花香中别有韵致,清雅的都不知道冬的寒冷。含愁聆听《梅花落》的笛曲,枝干横斜错落,似忧似病。

北风如果能够理解梅花的心意,就请不要再摧残她了。原文如下:《梅花》作者:崔道融(唐)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扩展资料:1、赏析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梅花初绽乍放,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于画中。它们素雅高洁,不畏寒霜,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后四句重在抒情,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动了徘恻之心,向北风传达自己的怜惜之意。全诗描写极富神韵,写尽梅本来丰骨面目;又化人入花,情深意切。

2、创作背景崔道融在乾宁二年(895)前后,做过县令之类的小官,后避战乱入闽,空有才情与抱负未展。此诗为诗人咏梅之作,既赞梅花之孤高芳郁,亦向世人暗寓自己的高洁情操。3、名家点评明·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梅为百卉首领,韵清香远,淡寂孤洁,最为幽人所契。

唐人咏之者,偏不多见。此篇前四句,已尽梅本来丰骨面目。后四句,以对梅深情,致爱惜之意。

国家岂少孤芳之士,安得怜才者,可与言诗。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梅花。梅花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这首诗前四句描写了几枝一海花初绽乍放,洁白如雪。

虽有孤高绝俗的神韵,但却不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于画中。她素雅高洁,不畏寒箱,淡淡的香气中蕴含着铮铮气韵。后四句重在抒情。笛声是最易引起人之愁思的.古人所谓‘’愁人不愿听,自到枕边来”,何况笛声中更有《梅花落》之曲,因而这横玉声中很容.易引’起人借花惆怅之情。

诗人病躯独倚,在一片寒香混着笛声的景象中,诗人隐隐动了徘恻之心:北风如果理解我怜悔之意干万不要轻易予以摧残,让她多开些时间吧。“容易”这里作轻.易讲。“朔风”即北风,阮籍有诗云:“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诗人对北风的嘱托即是诗人爱花借花,恐其早谢心情的泄露。

也许诗人带病观梅,笛声更易拨动他惜花的心弦吧。寒梅初开即恐其落.这里应隐含着诗人对人生的伤叹。“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只是“数萼”,方显冷清。

诗人家中必无高朋满座。无朋无友,遗我一人,隐隐花开,淡淡看来。齐已《早梅》云:“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林逋《山园小梅》云:“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此二者皆是“暖”景,不似崔诗“冷”清。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先写花形,复写花香。齐诗林诗亦然。

齐诗云:“风递幽香出,禽窃素艳来。”林诗云:“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三者意境则各不相同。

崔诗“清”。香为“清”香,以“清”替“寒”。齐诗虽有一“幽”字,其境不觉其“幽”,唯觉流畅而已。林诗着一“趣”字,所谓文人雅事此般趣“味”则是。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此句“愁”。于花香之后,写花事。

李益《从军北征》云:“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遍吹行路难。”律然《落梅》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横笛”是特指,故“和愁听”。

齐诗无此写人之句。林诗云:“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不离其雅“趣”。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此句“苦”。“苦”苦哀求之意。

唯此相慰,不忍见其凋残。此写花“愿”。齐诗云:“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就花写花,不似崔诗化人入花,其情深切。林诗至上句已毕。崔道融四句诗,“冷”、“清”、“愁”、“苦”,皆出寂寞。

人无伴,心亦无寄。偶见之“数萼”梅花,恋恋不已,却无“大地春回”的欢乐。只因心间的孤寒”不因人间的“寒暑”而迁移。

律然《落梅》全诗云:“和风和雨点苔纹,漠漠残香静里闻。林下积来全似雪,岭头飞去半为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

回首孤山山下路,霜禽粉蝶任纷纷。”意境与崔诗较近。然此为“落梅”,正当有”叹惋”之意。崔道融写初发之梅,清寒远甚于此,可想见其人之“寂寞”何等之深。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2773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