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百科

幽兰赋(墨竹赋原文)_1603人推荐

1、“深居幽谷任风摧,浮动暗香观心脾”出自哪里

是什么时候,脑子里有了兰花的印象不清楚。认识它,也仅在书里、画里。知道它被文人墨客所咏所画,是因为它有着“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身居幽谷任风摧,浮动暗香观心脾。

”的品质。因此它在我无知时是伟岸的,虽不曾谋面却把它奉为圣神。在到过的青城山,峨眉山,庐山,也曾天真得在山上山下寻找过,每次带着希望而寻,然每次又都是失望而返。对这个陌生而知之甚少的花种,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

每遇到它,总要仔仔细细看个够。一次在花市上又遇到了它。经卖花人的宣传介绍,几番琢磨,冒着再次养之失败之打击,买了几株价钱便宜的兰草养了起来。从此,年年盼花开。

一盼就是两三年,也没有看见那兰草的花儿是什么样。怀疑被骗,对它没有了先前的耐心。去年春天整治花草,换盆时,就想把那兰草扔掉算了,谁叫它占着一个盆不开花呢。可是考虑再三,在犹豫中还是选择了留着它。

但对它再没有精心照顾的心思了。今年过年前,收拾屋子时,发现那盆不被我们看好的兰花,居然在那丛新旧、长短不一的狭长的,似剑的绿叶根部冒出像花苞样的东西来。可能是花苞吧。

因为我们没见过兰花生长过程,只是猜测。既然有了变化,那就看它还会有什么变化呢。于是,它变成了我们家关注的焦点。

天天总要看看,看看那花苞又有否变化,真急人。大约过了十来天,发现那花苞比原来饱胀了许多,再后来,那层似蝉翼的苞壳张开了,露出了绿色。再后来,饱胀的花苞裂开来了且其中绿色如叶的一片展开了,仔细辨认,原来那伸展的如绿叶的是兰花的花瓣啊。时间一天天过着,那兰花也渐渐变化着。

外围的三片绿色花瓣呈品字形张开,中间的两片略小的,花瓣中轴呈一条紫色的细茎,绿中泛黄的花瓣护着柱形的花蕊,花蕊下方一个黄白色上有斑斑紫色的向下弯曲着,看去,就像个小舌头。整个花形独特异于其它花形。那花儿朴素得没有艳丽的色彩,花儿又是那样小而简单,整个花儿没有一点点炫耀,没有一点点张扬,本分极了。但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淡雅与高贵。

我家的兰花开花了。随着时间,兰花的杆一天天在增高,芬芳的花香一天天浓郁起来。看着兰花的形,闻着兰花的香。有多兴奋自不必说。

然而,它属于什么兰,却一点不知道。养在我家里的兰花,一点不了解怎么行呢。于是在互联网上寻求答案。

经过查询,看图,学习到了一些兰花的知识。也知道我家养的兰花叫春兰。

幽兰赋(墨竹赋原文)_1603人推荐

2、∮.高分求助作品作者

卉木六君子,是当代古文名家杨威先生对“莲、菊、兰、竹、梅、松”六种植物的统称,因其皆具有君子一样的高尚品格,故谓。杨威先生作有“卉木六君子”赋,即《修莲赋》、《隐菊赋》、《幽兰赋》、《贞竹赋》、《傲梅赋》、《高松赋》。修莲赋杨威◆仰乾宇之恢恢,三辰丽以扬晖;俯坤维之浩浩,百卉资而诞载。

检冬春之殊品,并秋夏之诡类。或匿迹于崖壑,或耀丽于原隰。咸植根于重壤,各率时以消息。

何兹花之独异,择素流以托体。既敷荣于沅湘,亦擢秀乎洛泾。《尔雅》志芙蕖之称,东璧载水华之名。阅嘉什于国风,陈地结泽陂之珠;访鸾章于宋魏,鲍曹垂芙蓉之赋。

溯英声于百代,谅咏赞其靡休。◆若其违崇丘之亢爽,去旷野之平夷。辞膏沃于夭桃,让丰腴于秾李。甘背阳以趋阴,载离高而就卑。

惟虚中以净植,抱谦光而卓立。而其抽芽蘖於泥淤,冒朱华於渌池。潜珍藕以玉洁,耸翠叶而鲜碧。虽混迹于污淖,守清标而无亏。

复众芳之萎顿,苦朱明之炎炽。蒙亢阳以峨冠,迎烈景而舒蕊。嘉三德之令善,总群葩之精粹。虽列号于卉木,可比伦于君子。

◆于是笼瑶塘以发茎,覆灵沼而播绿。既纷郁于河隈,亦荟蔚于江曲。竦修姿以便娟,恍淑女之凝伫。

遘清飙以翩翻,奏霓裳之妙舞。散丹荣以星陈,铺赩采而云布。顾流光之粲烂,瞻彤辉之灼烁。拟瑞云之晨兴,仿雕霞之夕落。

载迷精以炫目,复烛空而照波。若其披绛英以吐芳,应轻吹而宣馡。沉馥芬于澄练,轶郁烈于青桂。

良陂泽之殊观,独擅美于夏时。◆若乃当鲛珠之晚坠,送泠泠之清响。值颢露之朝零,凝明玑之精光。

及氛霭之乍起,疑江妃之临烟。随六气而幻形,骋妙态以万千。大明藻之以生媚,微山映之而增倩。金章紫绶之居,桂殿兰宫之庭。

莫不树之以萦亭榭,藉之而构艳景。是以汉昭沈淋池之逸乐,吴王眷玩花之娱游。览拙政之繁红,闲居之幽趣尽收;想宜春之翠影,明皇之巧构焉留?◆而其亭亭袅娜之姿,皎皎拔尘之操。代钟雅士之悦慕,惯入凤才之粹藻。

浮西子之晴波,诵诚斋之绝笔。吟折荷之遗篇,寄太白之遥思。玩江南之野华,有君臣之佳联。

棹曲院之泓碧,镜圣祖之宸翰。则有楚国放子,汉滨谪客。厌俗流之鄙杂,服荷裳以表洁。亦有娇冶越女,窈窕吴姬。

摇兰桨以啭清讴,曳绮罗而撷嘉实。斯虽兆端于绝代,乃遂风行而罔息。隐菊赋杨威◆太一玄混,抱万殊于幽昧;真宰运钧,化群有于两仪。仰霄极之藻绘,悬三光以敷华;俯坤维之炳蔚,被卉木而吐葩。

觌众芳于林圃,宣诡类以竞奇;察景候于四序,亭斯菊而呈异。于是稽东璧之鸿篇,纲目明日精之称;览兰台之青简,炎汉录灵药之性。尔其天姿峥嵘,挹天地之精元;亢心昂藏,禀阴阳之贞坚。

辞宗永言,既承已矣之悲;隐仙继唱,亦垂箕颍之志。若乃隽彦嗣咏,摇珠玉于百代;休光素著,腾英声乎千载。◆若夫时司白帝,野动清商,朱火告徂,四宇闭藏。远山横霄,云敛岩岫之表;爽气浮空,松振浥露之涛。

朔吹凄紧,飘蓬共严霜俱飞;原隰寥廓,哀鸿将寒飙共唳。于时乔木萎绝,落英纷纶。丛林摧而萧瑟,百卉腓而凋陨。

九陌黯惨,慨花期之已尽;幽谷积翠,欣兹茂之方殷。而其纳西冥之金精,沐玄方之凄风。既漱霜以餐雪,郁刚气以内凝;复逸群而孤挺,舒奇姿而外映。嗟其耸秀色于冰檗,非逊松柏之操;厉傲骨于晚节,直匹君子之道。

◆瞻其吸灵景,润沆瀣,擢绿茎,布翠叶。纤莛苒弱,当轻飙之流转;曼舞翩跹,若曳波之修莲。葱蒂敷荣,披妍蕤于青萼;蹙蓓绽华,峨黄冠于柔柯。千蕊累累以攒萃,渥采奕奕而焕绮。

明光交钩以斐亹,飞瓣缤纷而披离。映皦日以炫目,濯珠露而增媚。持黄中之正色,含土脉之醇粹。极望绚缦,恍落霞之丽宇;近睹焜烂,若隋珠之烛幽。

霞蔚云蒸,夸艳岂输桃李;馡秾馥郁,拟馨止宜兰桂。揆形气之瑰玮,无惭淑之;本巨丽之天成,焉藉嘉辞。◆若其擅元化之神造,揔地灵之馀润。

藏刀圭之妙用,实草族之灵品。或导气以和神,或涤疴而蠲瘝。或滋虚以明眸,或却老而驻颜。

助黄耇之永寿,济羽人之长年。康生御之以延龄,文宾服之而登仙。是以王母移植,荫蔚瑶池之浦;郦城广树,萦带甘谷之流。春苗秋实,累荐胶西之案;饮汁茹齑,日进南轩之宴。

洎夫重九聿临,风物澄鲜。则有王孙公子,逸老隐贤。跻崇丘以采掇,对溪光而陈馐。浮金英以泛玉罍,望南山而介眉寿。

◆想彼惠风浩荡,甘霈广被,九地蒙茸,四野翳荟。山原争饰以旖旎,亭皋自雕其华绮。夭桃将堤以灼灼,秾李缘扉而熠熠。艳草夸红以斗紫,鲜葩骋香而逐菲。

于是耻春日之尘氛,就秋光之清谧。抱冲旷于素怀,咀淡泊于皓齿。譬宵人之鄙陋,群喧扰于市朝;而高士之逸放,独超然乎俗表。是以江湖癯儒,艺闲庭以供观;林泽野叟,伴灵芬而高眠。

至若灵均晨餐,写屈沉之幽襟;渊明夕撷,激东篱之高韵。斯又风流罔歇,辉映终古云尔。幽兰赋杨威◆乾德广运,甄万类以发端;坤元洪载,鞠天物而滋演。

览群品之纷糅,禀二仪之均育;何兹兰之颖拔,挺自然之奇秀。尔其容质高妙,风仪俊爽,董公赞四清之德,孔圣称王者之香。流芬射越,入陈王之肴馔;染墨含贞,托耿节于所南。睇汉殿之旧址,孝武曾运风云;鉴兴废于楚宫,屈宋并吐玉润。

步越王之芳丘,今人犹睹其春荫;怀会稽之亭宴,往事空追于右军。是以百代袭赏,千秋共观,腾休光于史乘,蜚英声于遐年。◆惟斯兰之所处,于窈窕之深谷。襟溪濑以左奔,倚层峦而右矗。

讶惊湍之轰豗,激逸势而电走;骇巉崖之岑崟,疑六翮其莫度。顾微径之迮迫,掩丛薄之重阻。结根荄于遐陬,混形迹于榛芜。

云消雾敛,目霄末之霞飞;月明风清,聆松梢之鹤唳。载同盟于麋鹿,复结邻于林吹。谢流俗之喧扰,永安栖于幽僻。

朝云晨播,暮霭夕挥,挹沆瀣之丰润,承灵雨之渥滋。吸元造之精粹,秉醇和以颐志。恍然林泽隐沦,却似深闺淑丽。◆若乃玄阴告徂,青帝司时,回迟日于阳天,转清明于坤维。

惠风广被,开浮岚于千里;甘霈周施,列葱翠于九地。于是感淑气,应韶景,敷纤叶,擢紫茎。偕百草以齐发,指乔木而飞荣。神姿朗彻,镜疏影于泓澄;文藻清绮,烁素采于灵景。

蕴奇芳以潜发,挟轻飙而遥赴。既袭岩以沁流,复畅远而达幽。宜芝桂以为匹,非萧艾之能俦。

虽曼曼以旁溢,觉氲氲其诡殊。遗麝薰之馥烈,抱清逸以自守。引众葩以厘比,配国香之嘉誉。

◆而其振条千仞之下,铺华空明之畔。日翔闲鹤,夜笼愁烟,任日月之往来,听风云之舒卷。载托窈冥之区,如入壶中之天。

粉黛弗施,播玉蕤以表洁;铅华洗尽,标自然之狷介。譬高士之逸放,超纷浊以遐逝。捐功名于场屋,付爵禄于脱屣。虽地清而观绝,自色令而中懿。

有高致之洒落,无俗情之哀悴。取泉石以枕漱,执真元而罔失。若君子之立世,违宦途之尘缁。

固霜雪以玉峙,载握珠而俟机。宁萧然以处穷,孰摧折而荐媚?◆是以唐宗振藻,咏妙态于禁苑;晦翁摛翰,诵殊姿于宋篇。韩昌黎之琴操,徽音含怆;李太白之古风,诗肠凄惘。载披施章,动羁旅之长思;时观杨赋,哀美质之徒赍。

辞人才子,野客达卿,莫不濡松烟以剖怀,击金石而宣情。诵兰溪之新咏,念荆楚之故实。望汉水以北征,反沅湘而南历。慨烟波之辗转,怜屈子之播徙。

浮汨罗之澜波,感英灵之靡寂。宁抱贞以沈骸,孰解皓而和鄙。九畹芜没,共重渊以冥契;芳华虽陨,同遗风而靡坠。

贞竹赋杨威◆若夫乾灵覆育,鼓沛泽以横被;坤舆含煦,流渥洽而周施。是以群植资始,抽芽蘖于沃瘠;九壤发华,藻苍翠于原隰。览林薄之蓊蘙,包万类以攒生;何贞竹之瑰奇,掩众芳而孤耸。

尔其挺崇柯以凌霄,抱卓荦之淑质;舒逸态而潇洒,含元精之醇粹。瞻淇苑之乔枝,曾武公之手植;溯先代之遗篇,入卫土之嘉什。九嶷斑竿,既浸湘妃之泪;荆南密叶,复映莱公之晖。

◆若其长材磊砢,建高标于紫汉;魁株隆杰,张翠旗于云间。是以汉武伐以塞川,宣劳瓠子;威侯剪以治矢,厎绩河内。聆嶰谷之凤鸣,思远伶伦之事;奏钧天之广乐,应取柯亭之笛。

或引缟纶,饵锦鳞于九渊;或综凉簟,生朱纹于玉腕。顾彤管之炜炜,长康搦以呈妙;抚青简之累累,孔圣藉而敷道。味嫩笋之甘馨,素荐珍于食案;睎宏构之峥嵘,亦效用于冬官。◆而其笼岑岭以排空,列平皋而成行。

沉碧影于练波,摇翠彩于晴光。中洞洞以冲虚,遵彦圣之高轨;枝落落而疏朗,蓄隐沦之清致。安素尚以守静,美幽姿之标映;均修干而诞节,嗟贞性之独秉。

逮清吹之汩起,散袅袅之清韵;或琼珠之飘零,激飒飒之灵音。烦虑以之涤荡,中心为之澹澉。信可俯澄俗境,灭尘氛之嚣喧;仰配瑶圃,为物外之高眠。◆至若六龙隐曜,烟霭敛迹,发洪飙于天末,覆云盖于八维。

江河腾沸,沦樯楫于惊澜;霆雨环骇,摧拱木于巉岩。若其确然以挺争,亭亭而守志,岂屈心以草偃,惟抗直而玉峙。复若天壤闭藏,岁华向夕。望四野之萧骚,众茂咸悴;伤沍阴之凄神,玉蕊委积。

披绿裳以停霜,貌苍苍而靡移;仗傲骨以冒雪,气凛凛而弗失。论其令善,何惭君子;称其强毅,俨然烈士。◆而若太宗奋藻,赋绮疏之龙影;太白飞翰,咏江岛之虚声。

撷鸾章于诗林,探凤采于词海,《淇奥》以降,奕叶重辉,莫不钦其风神,慕其徽概。是以幽篁盈月,有摩诘之弦歌;百茎余清,正乐天之高卧。复其沥沥妙响,日振子猷之庭;蔼蔼浓荫,长蔽苏园之径。七贤齐志,跌宕正始之际;六逸同怀,啸傲徂徕之溪。

念彼故实,眷兹灵品,追名贤于百代,并推赏乎古今。傲梅赋杨威◆太极开剖,三光曜乾象之墟;洪钧造化,卉木焕坤仪之域。览阴阳之甄陶,察殊类之丛悴。

承灵润以发荣,写繁华于韶季;遘凄严以凋华,状肃杀于哀岁。虽邓林之奇葩,并庶草之万品。俱畏霜以警露,纷违寒而就熏。

惟落落之傲梅,秉真宰之妙化。谢甘霈之优滋,遗惠风之渥洽。将朔吹以赴节,洎玄英而铺蕤;偕鹊鸣以启年,涉冰檗而挺奇。若其列壮观于元首,当踏赏之未兴。

冠群芳以先发,擅花魁之休声。◆若夫六龙南迈,斗柄北指,更时司于玄冥,旋日车于穷纪。顾紫塞之寥落,睎雁影于衡阳;凄寒气之凛厉,鼓严飙于朔方。

景蔼蔼以斜征,风飒飒而横骛。九霄塞惨懔之悲,八隅被剪刈之酷。乔林摧剥,幽芳颓芜,或坠叶于迢递之岑,或陨香于窈窕之谷。见四野之萧骚,尽弥目之零悴。

尔其禀元精之高坚,抱二仪之粹质。迎固阴以振条,逆沍寒而结翠。枝凝霜以布新,蕊含雪而增媚。既无怍于松操,宁逊节于君子?◆若其凭幽崖以吐芬,乍严妆于石镜;向林壑以擢秀,时褰裳于箕风。

或含影于冰溪,映修仪以显志;复掩迹乎烟村,拂瓮牖而亚枝。宿柯虬蟠,恍贯珠以缀璧;千葩攒萃,自承曜而扬晖。瞻素华之皎皎,夺齐纨之冰鲜;目丛耀之离离,争垂棘之璀璨。至若彤云叆叇,琼英翩跹,耸瑶姿以玉峙,类姑射之羽仙。

逮昼雪霁止,暮霭戢景,仰宵空之澄廓,辨星河之耿耿。蕴暗香以潜发,泛流光而弄影。疑蟾宫之姮娥,暂遥临乎尘境。

◆于是吐凤才秀,握蛇英妙,悦兹亭亭奇表,嘉其贞贞殊操。或杼秘思以赋精骨,或搦毫管以咏风致。追唐宋之诸贤,奋逸气以振金石;惊韶山之才调,运风云而驭雄词。亦有长门冷妃,莆田娇艳,嗟《惊鸿》之空奏,仰北辰而愈远。

苦桂殿之独托,扶早花而傍残。复宋廷之皇女,欣禁苑之晴光。漫娇卧于雕楹,兴梅妆于含章。

遂使重闺窈窕,兰宫佳冶,希寿阳以接武,临鉴台而饰额。既流风于隋唐,亦遗范乎吴越。◆若其鄙秾艳之浮媚,耻繁红之夸逐。托根荄于岩穴,捐市廛之嚣垢。

寓形迹于草泽,抱清襟于窅阒。甘去阳而即阴,遂背尘而别俗。俨然四皓遐逝,遁商山而不反;元亮远蹈,寄东轩而弗悁。

是以林薮隐沦,蓬庐高士,莫不慕其孤标,尚其清徽。或旁开以绕舍,或疏植而带篱,俱失区中之趣,同结方外之契。循玄鹤以东望,孤山盈林逋之颂;棹沧波而南浮,沈园积放翁之风。睋云锦之烟寺,桓伊昔驻;聆三弄之故曲,今人犹奏。

高松赋杨威◆粤若太初茫昧,抱万有于一气;元化斡运,凝胚浑以肇形。真宰御柄,陶万殊以萌蘖;二仪鼓冶,甄奇木于天壤。而其劲姿森竦,承山岳之秀拔;清标傲逸,膺坤舆之淑灵。

步邓林之纷纶,冠丛育以超绝;升瑶圃之凄朗,轶榛楛而敷衍。若乃东坡艺植,尝结俦于雪堂;隋炀怀咏,复历落乎北乡。兰芝摛藻,诵异质于晋赋;子安骋思,寄幽襟于唐篇。丽翰采以弥传,迈终古而流美。

◆若其托基巉岩,齐岌峨之危岑;凭居万仞,临峥嵘之虚谷。修干千寻,超鸟径以上出;峻柯肃矗,决帝阍而增举。仰曳波于清汉,俯沉碧于华池。耸日路以布叶,横云衢而擢茎。

新翠韡晔,上郁蔚以承曜;芳条纷溶,下茂荫而戴宇。灵润朝吐,餐云露之殷滋;岚霭夕播,吸颢穹之精粹。势侵碧虚,持自然之伟仪;气凌青霄,蕴风云之远志。

蒙素霜而履洁,几经春秋;寓天地而有日,莫识何年。◆览削崖之巊冥,萦丹霞而贯虹。刻嶙峋以崛崎,掠羊角而骇溃。于是噬山骨之坚确,嵌磊砢之隙罅。

载奋厉以深蹈,复盘结而侧附。漱石咀厄,鞠强韧于文中;攀崄缘峻,拔瑰杰之云构。逮夫飞廉冯怒,屏翳泛洒。鼓雷霆以奔激,挥风雨而崩腾。

摧十围于穷岫,反岑岭于霄末。于是排狂飙,御列缺,逆声威之赫烈,伊岿然而独存。嗟其累遭艰屯,非移坚顽之性;潜蓄刚毅,俨怀烈士之心。

◆尔其据崇岳之崭绝,违平畴之膏沃。就瘠卤以诞载,择硗薄而安栖。脱屣衍腴,息物竞于群卑;奋翮九万,泯猿心于清虚。

若夫春霆振野,惊蛰虫于潜壤;霈泽载涂,启生意于方舆。于是原隰荟蔚,亭皋畅茂。丽草鲜卉,自骋华以逐艳;殊品谲类,纷夸馥而炫藻。见世态之嚣竞,遂绝俗以高蹈。

遗尘垢之纷浊,永超然而自放。若其襟度豁达,盈冲旷之逸气;风神洒如,得伯阳之道腴。◆至若四运相推,月旋穷纪。

寒飙凄紧,集朔方之惨栗;沍霜凭陵,肆造化之肃杀。紫塞寂历,回雁阵于衡阳;凤梧萎绝,陨蝉翼于枯梢。众芳愁悴,叠落英于山原;丛薄摧颓,委凋残于林麓。顾八荒之萧骚,见兹松之独茂。

经阴律以见贞,等寒暑而一色。继以彤云叆叇,微阳匿景。层冰宵结,玉蕊昼零。

千岩俱缟,万岭呈素。而其落落苍遒,抗玄英之严威;亭亭云矗,表君子之凛节。◆夫其参景霄以遂性,披重坚而奠安,纳阴阳之醇固,则乾元之精健。蟠柢轮菌,润沆瀣乎尘表;高枝轩举,播英风于寰中。

岁华荏苒,见云物之屡迁;千载倏往,隆桓干而成拱。洵材具之既懋,期栋梁于廊庙。嗟良匠之罕偶,哀斧斤之靡施。

岁冒霜以停雪,日宿云而侣鹤。指日车其难追,望北辰而幽隔。当罡风之熛起,气郁纡以激扬。

发巨涛于天末,闻慷慨而悲怆。作者简介杨威,当代古文名家,字逸驎,号山泽故人,1985年生,安徽砀山人,中国矿业大学毕业。作品涉及序、赋、论、记、传、墓志铭等多种古代文体,出版有个人古文作品集《绍熙古泽》。

2011年,作品《松江赋》在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政府、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东方网联合举办的《松江赋》全国征文比赛中,从来自22个省、市、自治区的159篇作品中胜出,荣获最高奖;同年,作品《长治赋》在长治市委宣传部、长治市文联联合举办的《长治赋》全国征文比赛中,从来自15个省、市、自治区的60篇作品中胜出,荣获最高奖。杨威以“绍前修之遗轨”为创作宗旨,以“振百代之坠绪”为毕生追求,为文“崇骈俪之灵裁,重词句之雕析,章法谨严,辞藻赡丽,袭屈马之余风,播八代之流韵”,被誉为“一时之健笔,复古之表倡”。

幽兰赋(墨竹赋原文)_1603人推荐

3、书幽芳亭记全文翻译

参考译文如果一个士人的才能和品德超过其他的士人,那么就成为国士;如果一个女人的美色超过其他的美女,那么就称之为国色;如果兰花的香味胜过其它所有的兰花那么就称之为国香。自古人们就以兰花为贵,并不是等到屈原赞兰花之后,人们才以它为贵的。兰花和君子很相似:生长在深山和贫瘠的丛林里,不因为没有人知道就不发出香味;在遭受雪霜残酷的摧残后,也不改变自己的本性。这就是所说的避世而内心无忧,不被任用而内心无烦闷。

兰花虽然含着香味形状美好,但平时与萧艾没有什么两样。一阵清风吹来,他的香气芬芳,远近皆知,这就是所说的藏善以待时机施展自己。然而兰和蕙的才能和品德不相同,世人很少有能分辨出来的。我放任自己长期流浪四方,于是完全知道兰和蕙的区别。

大概兰花好似君子,蕙好像士大夫,大概山林中有十棵蕙,才有一棵兰,《离骚》中说:“我已经培植兰花九畹,又种下蕙百亩。”《招魂》说:“爱花的风俗离开蕙,普遍崇尚兰花”因此知道楚人以蕙为贱以兰为贵很久了。兰和蕙到处都能生长,即使栽种在砂石的地方也枝繁叶茂,如果用水浇灌就香气芬芳,这是它们相同的地方,等到它们开花,一只干上就一朵花而香气扑鼻的是兰花,一只干上有五七朵花但是香气不足的就是蕙。

虽然蕙比不上兰花,但是与椒相比却远在椒之上,椒居然被当世之人称为“国香”。于是说当权者必须除掉,这就是那些品德高尚的隐士纷纷远离当局而不返回的原因啊!书幽芳亭记:君子比德的又一千古名作黄庭坚是北宋著名的诗人、书法家,“苏门四学士”之首。黄庭坚诗、书、文均有极高造诣,与苏轼并称“苏黄”。他的一生风波跌宕,饱受磨难。

在北宋党争中,他属旧党,屡遭贬谪。但无论处于何种艰难的境地,他都以气节自励。此文就是他高尚品德的流露。他以自己的实际行为,达到了“文如其人、人如其文”的至高境界。

中国古代历来有“芳草美人”的传统。这是典型的类比手法:以自然界的某种动植物来类比人的品行。周敦颐建立起了莲与君子之间的牢固类比关系,黄庭坚此文则建立起兰与君子之间的牢固类比关系。

黄庭坚一开始就连用三个类比:国士、国色、国香,将兰抬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楚之逐臣”是指屈原。屈原在《离骚》里种兰、佩兰、赋兰:“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以兰来象征自己美好的品德。黄庭坚指出兰与君子十分类似:“兰甚似乎君子,生于深山薄丛之中,不为无人而不芳。

雪霜凌厉而见杀,来岁不改其性也。”君子就像兰花,从不吹嘘自己,也不因无人赏识而愁闷;在遭受外界残酷的摧残后,也不改变自己的本性。这两句话的精警,可与“出淤泥而不染”相比肩。

为什么黄庭坚要特意点出这两点呢?因为在这两种环境中,最能见出君子的品格。在第一种环境下,君子尚未成名,无人赏识,要耐得住寂寞;在第二种环境下,虽屡遭打击,而不改其操守。“遁世无闷”句,语出《易经》。《乾卦》《文言》:“初九日: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

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孔疏》:“遁世无闷者,谓遁避世,虽逢无道,心无所闷。不见是而无闷者,言举世皆非,虽不见善而心亦无闷。上云遁世无闷,心处僻陋,不见是而无闷,此因见世俗行恶,是亦无闷,故再起无闷之文。

”《易?大过》《象传》:“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孔疏》:“明君子衰难之时,卓尔独立,不有畏惧。遁乎世而无忧,欲有遁难之心,其操不改。

凡人则不能然,惟君子独能如此。”可见,只有君子才能在这两种环境中卓然挺立。“含章”句,亦出自《易经》。

《易经》第六三章云:“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象》曰: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

”章,即文采,也就是美德。含章,即藏善,韬光养晦,保养美德。贞,正。含章可贞:蕴含美德,心地守正。

时,时机。成,居功。君子应耐心等待最佳时机再行动。含蕴秀美,品德坚贞;如为天子做事,不要居功,则有善终。

黄庭坚在这里又一次赞扬君子立身处世的特点:一是含蓄,不张扬,不刻意追求。就像兰花,平时与其他花草混处,香味不明显。二是把握时机。君子一旦有机会能施展自己的才华,就会尽心尽力地报效国家民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就如兰花,一阵清风吹过,香气芬芳,远近皆知。接下来,作者特意比较了兰与蕙的不同,指出兰似君子,蕙似士大夫。兰与蕙的栽培环境相同,但两者有花之多少与香味远近不同。“一干一花而香有余者兰,一干五七花而香不足者蕙。

”花少,则含蓄,不张扬;香味远,则有真才实学,内蕴丰富。作者还指出,“蕙虽不若兰,其视椒则远矣。”椒,一种香味浓烈的常见草本植物,此处指庸碌之辈。士大夫虽然品德修养不如君子,但较之庸碌常人,又已远甚。

可叹的是,椒居然被当世之人称为“国香”。“当门”,指当权者。当权者昏庸,不能辨别蕙与椒,更无法赏识那含蓄的、清幽的兰了。

所以,那些品节高尚的“山林之士”,纷纷远离当局,“往而不返”了。在这里,作者寄予了深沉的世道感叹。黄庭坚对兰的推崇,是在北宋推崇君子气节的大环境下提出来的。周敦颐《爱莲说》就说:“莲,花之君子者也。

”黄庭坚也说:“兰似君子。”此文写于他贬居戎州之时。戎州有山名兰山,上有野生兰花。

他将之移植于院中,建一小亭,名为“幽芳亭”。在北宋党争中,黄庭坚属苏轼党,屡遭新党打击。但是,他并无怨恨詈骂之词。

苏轼称赞他:“意其超逸绝尘,独立万物之表,驭风骑气,以与造物者游,非独今世之君子所不能用,虽如轼之放浪自弃,与世阔疏者,亦莫得而友也。”(《答黄鲁直书》)评价高得不能再高了。黄庭坚将居处先后命名为“任运堂”、“槁木庵”,表现了他随缘任运的人生态度。

他为人“内刚外和”,有如兰花,含蓄,不张扬,内蕴深厚,讲求气节。他的诗也反复吟咏了兰花的高洁品质,如《以同心之言其臭如兰为韵寄李子先》、《丙寅十四首效韦苏州》、《次韵答和甫卢泉水三首》、《答李康文》、《和答刘中叟殿院》、《寄晁元中十首》、《寄傅君倚同年》、《次韵答黄与迪》等诗。他还亲手书写了唐韩伯庸的《幽兰赋》,流传至今,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行书佳作。

幽兰赋(墨竹赋原文)_1603人推荐

4、云阳张飞庙除了张飞以外,是不是还有很多书法作品?本人自幼学习书法,很想去看看。

楼主好,张飞庙还收藏汉唐以来的石刻、木刻、字画六百余件及新石器时期以来的其它文物千余件。尤其是字画碑刻,名家圣手,流派纷呈,各领风骚,不少为国内外所罕见,比如黄庭坚所书《幽兰赋》,木刻《幽兰赋》共六块12帧,高2.07米,宽3.86米,是云阳张飞庙内最大的木刻。这通大字行草书,字体园劲苍老,质朴豪放,神采飞扬,其豪迈、旷达之气,令人肃然起敬,喜欢书法的话一定要去一趟!你好!说得没错,还有苏轼书《前后赤壁赋》、岳飞书《前后出师表》等,因而早有“张祠金石,甲于蜀东”的说法。

所以张飞庙又有“文藻胜地”之盛誉。如有疑问,请追问。

5、云阳杜鹃亭在哪?是哪位古代名人的遗迹?

杜鹃亭高15米,两楼—底,为纪念杜甫而建。因杜甫旅居云阳时曾留诗三十余首,其中有“吟杜鹃”诗,故名。选择浏览格式:中国重庆·云阳·“张飞庙”相关图片江边仰望张飞庙山门得月亭黄庭坚书《幽兰赋》(1)黄庭坚书《幽兰…。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2743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