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东方朔(东方朔 真有其人吗)

1、《东方朔》的结局是什么?

《东方朔》的结局: 东方朔变成疯子,临死前让秋姑替他把乾坤子请到家中,他奄奄一息地告诉乾坤子,他俩虽然一忠一奸,一正一邪,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武帝是要利用乾坤子来牵制我东方朔,如果我死了,那乾坤子你这个小人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东方朔死后,秋姑拿着剩下的“仙药”上殿喊冤,说李少君必须当众服下药丸,才能证明他的药是否清白。李少君为了保命,情急之中供出了乾坤子和王怀锷。三人终于没有逃脱灭亡的下场。  灵车在城外的土路上踽踽前行,秋姑令秋胡停住赶马,打开棺盖,东方朔从棺材当中爬了出来。  武帝如期封禅泰山,与卫子夫站在泰山之巅。  东方朔的山东老家,罗绮见到东方朔万分感慨。东方朔表情复杂地道:“这天下,还是东方朔第一!”

东方朔(东方朔 真有其人吗)

2、东方朔 真有其人吗

东方朔其人东方朔的小名叫曼倩。父亲叫张夷,字和平,母亲是田氏。父亲张夷活到二百岁时面貌仍像儿童。东方朔出生三天后,母亲田氏死了,这时是汉景帝三年。一邻家妇女抱养了东方朔,这时东方刚刚发白,就用“东方”作了他的姓。东方朔三岁时,只要看见天下任何经书秘文,看一遍就能背诵出来,还常常指着空中自言自语。有一次,养母忽然发现东方朔没了,过了一个多月才回来,养母就鞭打了他一顿。后来东方朔又出走了,过了一年才回来。养母看见他大吃一惊说:“你走了一年,怎么能让我不担心呢?”东方朔说:“儿子我不过到紫泥海玩了一天,海里的紫水弄脏了我的衣服,我又到虞泉洗了洗,早上去的中午就回来了,怎么说我去了一年呢?”养母就问:“你都去过什么国?”东方朔说:“我洗罢衣服,在冥间的崇台休息,睡了一小觉,冥间的王公给我吃红色的栗子,喝玉露琼浆,把我差点撑死了,就又给我喝了半杯九天上的黄露。我醒了,回来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只黑色的老虎,就骑上它往回走。因为我着急赶路使劲捶打那老虎,老虎把我的脚都咬伤了。”养母一听心里很难过,就撕下一块青衣裳布给东方朔包扎脚伤。后来东方朔又出走,离家一万里,看见一株枯死的树,就把养母裹在他脚上的布挂在了树上,那布立刻化成了一条龙,后人就把那地方叫“布龙泽”。汉武帝元封年间,到宇宙未分天地时的大湖上游玩,忽然看见他的母亲田氏在白海边上采桑叶。这时忽然有一个黄眉毛老人来到面前,对东方朔说:“她从前是我的妻子,是太白星神转生到世上。现在,你也是太白星的精灵了。我不吃五谷吞气修炼,已经九十多年,我两只眼睛的瞳孔里可以射出青光,能看见阴暗地方隐藏的东西。我三千年换一次骨骼和骨髓,两千年褪一次皮除一次毛发,我生来已经三次换骨五次脱皮了。“东方朔长大后,在汉武帝朝中任太中大夫。汉武帝晚年时爱好道家成仙之术,和东方朔很亲近。一天他对东方朔说:“我想让我喜欢的人长生不老,能不能做到呢?”东方朔说:“我能使陛下做到。”汉武帝问:“须要服什么药呢?”东方朔说:“东北地方有灵芝草,西南地方有春生的鱼,这都是可以使人长生的东西。”武帝问:“你怎么知道的?”东方朔说:“三只脚的太阳神鸟曾下地想吃这种芝草,羲和氏用手捂住了三足乌的眼睛,不准它飞下来,怕它吃灵芝草。鸟兽如果吃了灵芝草,就会麻木得不会动了。”武帝问:“你怎么知道的呢?”东方朔说:“我小时挖井不小心摔到井底下,几十年上不来,有个人就领着我去拿灵芝草,但隔着一条红水河渡不过去,那人脱下一只鞋给了我,我就把鞋当作船,乘着它过了河摘到灵芝草吃了。这个国里的人都用珍珠白玉串成席子,他们让我进入云霞作成的帐幕里,让我躺在墨玉雕成的枕头上,枕头上刻着日月云雷的图案,这种枕头叫‘镂空枕’,也叫‘玄雕枕’。又给我铺上毛作的贵重的褥子,是用一百只的毛织成的。这种褥子很凉,常常是夏天才铺它,所以叫作‘柔毫水藻褥’。我用手摸了摸,以为是水把褥子弄湿了,仔细一看,才知道褥子上是一层光。有一次汉武帝在灵光殿休息,把东方朔召到寝宫绮窗的丝绸帐前,向他请教道:“汉朝皇室以阴阳五行中的‘火德’为命运的主宰,那么,依你看皇室中要奉祀什么神灵来佑护呢?皇室的符信应该采用珪、璧、琮、璋、瑾这五种吉祥物中的哪一种呢?”东方朔说:“我曾游过西方天界的峡谷,在长安东面,离扶桑国还有七万里,那里有个云山。云山顶上有一口井,云都是从井里升起来的,云的颜色和主宰世上帝王的‘五行’的德运完全符合。如果帝王是土德,井中就升起黄色云;是金德,就升起白云;是火德,就升起红云;是水德,就升起黑云。”武帝听后很信服。太初二年,东方朔从西方的那邪国回来,带来十枝“声风木”献给武帝。这种树枝有九尺长,手指那么粗,这种‘声风木’产自西方‘因霄国’的河边,由于因霄国的人善于长啸,所以树木也能发出声音。这就是《尚书》中《禹贡》一章中所记的‘因桓’的来历。因霄国的河水的源头是很甜的水,水边树上面聚集飞翔着紫燕和黄鹄等鸟类。这种‘声风木’结的果实像小珍珠,风一吹就发出珠玉的声音,所以叫‘声风木’。“武帝把风声木的树枝赏给大臣们,只有年过百岁的大臣才赏给。如果这位大臣得了病,树枝自己就会渗出水珠,如果这位大臣快死了,树枝自己就会折断。古时老子在周朝活了二千七百岁,那树枝从来没有渗出过水珠。还有仙人洪崖先生在尧帝时已经三千岁了,树枝也没折断过。武帝就赏给东方朔一枝“声风木”,东方朔说:“我已经看见这树枝枯死了三次,但又死而复活了,岂止是渗水出汗和折断呢?一个人的寿数不到一半,那树枝就不会渗水出汗。这种树五千年渗一次汗珠,一万年才枯一次。”武帝很相信东方朔的解释。天汉二年,武帝移住苍龙馆,非常渴望成仙得道,就召集了不少懂道术的方士,让他们讲述远方国家的奇闻轶事。这时只有东方朔离开坐位写了一道奏章呈给武帝说:“我曾去过北极的镜火山,那里太阳月亮都照不到,只有龙口衔着灯烛照亮山的四极。山上也有园林池塘,种植了很多奇花异树。有一种明茎草,长得像金灯,把这种草折下来点燃,能照见鬼魅。有位神仙叫宁封,曾在夜晚点燃了一根这种草,可以照见肚子里的五脏,所以叫它‘洞腹草’。如果皇帝把这种草割下来剁碎作成染料,涂在明云观的墙上,夜里坐在观内就不用点灯了,所以这种草也叫‘照魅草’。如果把这种草垫在脚下,就能入水不沉没。”东方朔还曾经游历过五色祥云升起的地方,得到一匹神马,有九尺高。武帝问这是个什么神兽,东方朔说,“当初西王母乘坐着云光宝车去看望东王父,把驾车的马解开,它到东王父的灵芝田里,东王父大怒,把马赶到天河岸边。正好我那时去朝拜东王父,就骑着那匹马往回返。这马绕着太阳转了三圈然后奔向汉关时,关门还没闭。我在马上睡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家。”武帝问马叫什么名字,东方朔回答:“按它的情况起名,叫‘步影驹’,并说,“这马来到世间后,我再骑它时,却和劣马笨驴一样的又慢又迟钝了。我在五色祥云升起的地方种了一千顷的草,草地在九景山的东边,两千年开一次花,明年就到时候了,我去把那草割来喂马,马就不会再饿了。”东方朔又说:“我曾到过东方的极地,经过了吉云之泽。”武帝问,“什么叫吉云?”东方朔说:“吉云国里常用云的颜色来预卜吉凶。如果将要有吉庆的事,满屋就会升起五色祥云,光彩照人。这五色吉云如果落在花草树木上,就会变成五色露珠,露的味道十分甘甜。”武帝问:“这吉云和五色露你能弄些来吗?”东方朔说:“我割来吉云草把马喂饱后,骑上马去就可以弄来,一天可以来回两三趟呢。”于是东方朔就骑上神马往东走,晚上就赶回来了,弄来了黑、白、青、黄四种颜色的露水,装在青色的琉璃杯中,每个杯中装了半升献给武帝。武帝把五色露赏给大臣们,大臣们喝下了露水,老人都变成了少年,有病的都立刻痊愈了。汉武帝有一次看见天空出现了彗星,东方朔就折了一根“指星木”给了武帝,武帝拿它向天上一指,彗星立刻就消失了,当时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东方朔善于高声长啸,每当他长啸时,会震得尘土漫天飞。东方朔没死时曾对和他一起作官的朋友说:“天下人谁也不了解我东方朔,只有太王公知道我。”东方朔死后,武帝就召来太王公问他,“你了解东方朔吗?”太王公说:“我不了解。”武帝问:“你有什么特长呢?”太王公说,“我对星宿历法有研究。”武帝问他:“天上的星宿都在吗?”回答说,“诸星都在,只有木星失去了十八年,现在又出现了。”武帝仰天叹息说:“东方朔在我身边十八年,我竟不知道他就是木星啊!”心里很难过。

东方朔(东方朔 真有其人吗)

3、东方朔为什么不被重用

汉武帝是个穷兵黩武的家伙,他更喜欢重用霍去病,主父偃等对他的大业有很好帮助的人.而东方朔高则高矣,却和汉武帝的政治理念大相径庭,对汉武帝所谓的千秋大业有抵触心理,因此不得重用就不难理解了,再加上东方朔好嬉笑怒骂又妙语连珠,能让汉武帝心情畅快,他就只能成为汉武帝心目中的一个弄臣了.

东方朔(东方朔 真有其人吗)

4、东方朔几岁死的?

东方朔死于公元前93年 居深山之间,积土为室,编蓬为户,弹琴其中,以咏先王之风,亦可以乐而忘死矣。 有些东西是文言文不打懂~但是应该是隐居了。

5、东方朔出自?

在广为流传的网络人物中,东方朔被说成是一位靠智慧博取金钱,靠金钱迎娶美女游戏人生的另类。  《史记·东方朔传》记载:“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  东方朔娶妻有三条原则:一是专娶京城长安的女人,二是专娶小美女(好女、少妇),三是一年一换妻。皇上赏给他的钱财,他全都用来告别旧美女,迎娶新美女。  这便是网络戏说东方朔的文献依据。  但是,读《史记》绝对不能只看《史记》,今传所有历史文献都只能称之为文明的碎片,它绝对不可能全面反映历史的全部真实。因此,读史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广泛流览一切历史文献,所以,读《史记》必须兼看荀悦的《汉纪》、班固的《汉书》、司马光的《资治通览》及其他各种文献。《史记》的东方朔传只是禇少孙的补传,内容单薄,司马迁在《史记》中并未为东方朔立传。  如果参照《汉书·东方朔传》,就会发现《汉书·东方朔传》不像《史记·东方朔传》那样简单,而是内容非常丰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班固在《汉书·东方朔传》中增加了大量文献,使我们看到了东方朔不玩幽默的另一面。他阻止汉武帝扩建上林苑,他赞扬汉武帝杀婿执法,他坚决不许窦太主的男宠进入宣室。这一条条,一桩桩,都使人看到了东方朔的价值标准与正统文人并无二致。不同之处唯在于东方朔将自己的真相隐藏在另类的表相之中。  东方朔其实是中国文人中最早感到被边缘化的人,因为,他通过上了一封另类的求职书而入仕,因此,他一入仕就被汉武帝定位为成弄臣,与公孙弘等朝堂重臣相比,东方朔在汉武帝眼中太一般般了。所以,东方朔骨铭心地体验到了身位弄臣的可悲,正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说的“固主上所戏弄,倡优所畜,流俗之所轻也。”这种为人主所轻的社会地位决定了最酣畅的喜剧后隐藏着的更惨痛的悲剧。  东方朔的这种痛苦是深层的,不为一般人觉察的痛苦。他的《答客难》、《非有先生论》都是为此而作。  东方朔是一个特殊人才,面对这种不公正的人生际遇,他非常痛苦;他的各种搞笑、另类,只是这种背景下的一种特殊方式的发泄。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世界浩大而琐碎的表象。一些人的内心,我们并未抵达;一些事情的真相,我们也难以穷尽。东方朔的另类,欢笑隐忍着泪水,洒脱深埋着执着。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世界,我们无法洞悉,唯有尊重。如果我们把他的另类与搞笑当成东方朔就是这么一个人,岂非冤枉了这位天才。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268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