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百科

张旭光书法作品欣赏(物第一,武无第二。达)

1、张旭光老师书法培训班什么时候开课

学习方式: 分期集中面授的教学方式。学制时间: 一年,6次,两个月一次,每次4天,共学时。开课时间: 年11月11日

张旭光书法作品欣赏(物第一,武无第二。达)

2、张旭光送给潘基文的对联

“基业承天,利而不害;文心得道,为而不争。这是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中国国家汉办和北兰亭艺术中心在联合国举办“ 企盼和平一新春联合国官员与中国书画名家作品展” 时,著名书法家张旭光送给潘基文的一副对联。此联一是将“ 基文” 二字嵌在联头,二是将潘基文连任联合国秘书长演说时引用过的两句中国古代名言“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作为内容上下成联,起承转合,流畅自然。潘基文现场诵读了对联,在翻译的帮助下读懂了文义,开怀大笑。他感叹,把名字和名言联到一起,巧妙之极,书法又高古动人,非大师而不能为,盛赞中国对联艺术与书法艺术结合的深奥与感染力。

张旭光书法作品欣赏(物第一,武无第二。达)

3、李占先的书法值钱吗?什么体最值钱?

李占先李占先,汉族,生于年6月.现为北京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国书画研究社副社长,国际名人画院副院长。李占先自幼酷爱书法,学书曾受刘炳森、柯良、张旭光、赵培谦等多位名家指点,博习历代名家墨迹,勤学苦练,功底深厚,擅真、隶、行、草书。尤擅行书“一笔龙”和“一笔虎”字,大笔杀纸飘洒奔放,形神并茂,一气呵成。其金农体“漆书”,颇具造诣,讲究入笔如刀切斧剁,横宽竖细,潇洒飘逸。近年来,李占先的书法作品在全国性大展赛中数十次获奖。他的一幅金农体漆书“香江归禹甸,皓壁复重辉”作品,参加中国文联举办的“喜迎香港回归”书画大展赛并获奖;“清如瘦竹闲如鹤,座是春风室是兰”作品,在“时代朝”杯首届全国党政干部书法大赛中获奖;“一笔龙”在跨世纪全球华人书画大赛中获优秀奖;“一笔虎”在年“全国著名老年书画家精品展”荣获金奖。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王光英副委员长为其题字:“占先的书法有其特色”,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刘炳森先生为其题词:“龙虎显神韵,金农有传人”;中国书协副主席李铎先生为其题词:“学书自古勤为本,领悟金农你占先”。李占先的书法作品,国内多家媒体刊登,深受广大书画爱好者及海外侨胞的喜爱。应该值钱 但是要看什么字

张旭光书法作品欣赏(物第一,武无第二。达)

4、杨再春与田蕴章比,谁的书法更好

文物第一,武无第二。达到一定水准一定高度的艺术品,就不以高低论,而以特点更鲜明更突出,读者更欣赏论了。个人感觉田的理论更圆通通络。字得特点更突出,更具范味。杨也不错。

5、范硕书法特点:包据风格.流派.师从等

范硕,汉族,年7月15日生于河北正定,现年 43岁,中共党员68,大学本科学历,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评审委员会委员、培训中心教授,河北省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从年开始书法作品陆续在省内及全国获奖:河北省首届书法评展一等奖,全国书苑撷英百名优秀书法家称号, 神龙杯书法大赛全能金奖和单项草书金奖,全国第五届中青年书法家作品展优秀作品奖,首届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优秀作品奖,河北省第八届文艺振兴奖,河北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几年来曾先后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重要展览中担任评委工作。 曾出版《学书法》、《范硕书画作品集》、《范硕行草书李白诗二首》等专著。被河北省高等书法教育学会聘为艺术指导。中国书法家网(简介引用)通讯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省文联电话:-范硕的襟抱与气格李木马 喜欢范硕先生的字,已有十几年的时间。我除了欣赏其书作的整体意境,还喜欢品鉴单字甚至拆开单字来品赏每一根线条。我觉得,范硕的书法线条一直在修炼中变化。特别是近几年来,他笔下的线条更趋于内敛,我特别注意体察到他的起笔和收笔:起笔似尖非尖(这种“尖”,像出土的锈蚀了的包间),颇得甲骨文,简帛书的质感。收笔也像起笔一样,不显锋芒,偶露章草意。颇显高古超迈,像得道的高士,于平和内省中参悟,而不急于去表达和陈述。我知道,范硕可能也像这些“高士”一样,一直在等待一种会心与默契的审美交流,我每每凝视着他的书法线条发呆,它们在自足和自信之中传达着某些启示。凝视片刻,静止的线条就仿佛缓缓游动起来,如游龙起身,白云轻移。他笔下的线条,尽管锋芒和劲道已经有秩序地退敛到内部,但却没有休眠,含着十足的中气,蕴含着不竭的力量,随时等待某种神秘的召唤。这些动中寓静的线条,都能在安然中体现动感,在灵动中体现安然。有性格却不板滞与古怪,有灵气却又不张扬轻佻,其分寸与火候的把握与拿捏,可曰道也。他笔下的线条像出土的冷兵器,慢慢褪去了早期略显张扬的个性而趋于内敛,更抵近了怀素,于右任,谢无量,王学仲……不同之处,是范硕的线条草木气息更重一些,是一种具有金石气的蓬勃。在这里,我无意拔高范硕,视其与大师比肩,只是理解和称赏他的这种追求。喜欢范硕先生的字,线条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结构。形容他的字,我的脑海里蹦出“小巍峨”这个词语。好个难得的“小巍峨”!不去刻意地拉架势去装大、充高,而是一种不露声色的巍峨。这个巍峨,让我想到了“峨冠博带”这个词。由这个词我进而想到了屈原(想到了傅抱石先生笔下的《屈子行吟图》)。于是,我们会想到字的风骨、襟抱、气格,通篇流灌之后,就是气象与苍茫。顺着线条的蜿蜒小径,我们再往结构的幽微深邃处行进,你会感觉到有些许悲凉。这种不易觉察的悲凉,不是悲伤和悲痛,而是悲天悯人,心通万物的大情怀。他的字,总是让我想到那些饱含悲剧色彩的文学名著,让人从内心感同身受,让人放不下。在这些线条中,草木,山川,道路,流云,奔马,去留无意的智者,俯仰天地的高士……都能恍惚窥见影踪。恍惚有像,细睹无迹。这种存在与虚无之间的微妙转换,给人带来难以言传的艺术快感。无论线条还是结构,这多年来,从范硕的书作中都能明显地窥见其“回归”与“内视”的轨迹。他早期的作品,在清雅高迈与不落凡俗之中,表达的欲望和个性张扬是显而易见的。他那时候的作品,体现出了一种高傲的倔强。这种高傲的倔强迅速得到了书界较广泛的认可与肯定。然而,范硕没有满足和固步自封,他一直在思考中行进。我觉得他的这种行进不是向外的展拓,并不是强化与夸张自己的个性。他走的是一条“向内”的道路,是一条走向“内在的核心”的道路。是一种走向“思”与“悟”的道路。如果我没有猜错,是通向心境的澄澈,是接近于禅性和了悟的思考。他的字,如太极高手的圆融与合抱,在散朴与顺势中延伸意境:他的字,仿佛就是一个个“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的智者。这种脾气不同秉性不一的生命体,却又在和谐与圆融中达成和解,如一台戏,在相互烘托与辉映中托出了不同角色的鲜明个性,而这些迥异的个性,却又能深化共同的主题,烘托整体的剧情。就我个人的观察,范硕行草书得颜真卿,何绍基的襟抱,而就线条质量而言,碑学的比重较大,金石气浓。窃以为,范硕的贡献主要是以碑学的线条去表现连贯畅达的帖学的意趣和章法。在这一点上,他的追求与张旭光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妙。张旭光的行草书,在注重怀抱拓展的同时,还追求重心的降低(暗含了草书的“扁沉”特性)。而范硕的行草书,则是重心微微提升中的“膨胀”,这种“膨胀”的辐射力,统摄整体,对字形成精神上的笼罩。说的通俗一点,他的字,如同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给人一种饱含充盈,中气十足的力量。相对于颜真卿与何绍基而言,范硕一直在努力寻求一种突破,除去一般意义上结构和点画的突破,我猜想,他可能在寻求一种“出世”的情怀,这种情怀,可曰道,可曰禅,但又不全是,更趋近于一种风骨气格上的审美追求。还有一点,范硕的行草书,既有艺术冲击力的“重量”,又具典雅潇洒的飘逸之气,我还注意到他的书作都有清晰的行距,颇得古人尺牍手札的书卷气。而且,他很多行草书行距较宽。从章法上看,保持较宽的行距是有难度的,因为字距离远了,还要能说上话,需要增加字的磁性和辐射力。这方面,范硕与张荣庆先生可称知音也。范硕先生字画兼善,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他的字有山气,他笔下的山有字韵。线条的小径,接通了他的字与画。那些汉字体现着自然生命的动感,那些山峦和树木是有精神有学识的。他的山水画是一笔笔“写”出来的,每一根线条都是禁得住推敲的。特别是作为主要手段的焦墨渴笔,却总能让人感到烟云满纸,水气氤氲。这些线条,很容易让人想起黄宾虹和张仃,但又是范硕自己的线条。宾虹老的线条水气足,拙味足。张仃先生的线条辣味重(我总是想到他的大烟斗)。我并不是抬高范硕,而是感觉到了一种传承中的变化。范硕的线条注重的是一种浑厚的清雅,我们看不到泼墨重彩,却能感到画面的厚重与沉实。细想,这是一种“借白”的能力。他用扎实的美术功底和对黑白透视关系的理解,让渴笔呼唤出了“计白当黑”的“白”,让“白”成为了表现山峦质量的主角。从更高的审美层面看,这些“白”还表达着恍兮惚兮,似无还有的虚灵之味。他山水画的线条,颇具“藤意”。老辣而勃动,隐隐体现出一种向上和不屈的精神。他的画,从古人处来,更从造化中来,有溪山耕读幽雅和闲情,却不是小欢喜和小情调,这山奔海立的太行气息和燕赵风骨,雄浑中透着肃穆与悲壮,有一种悲天悯人的大情怀。在范硕先生的字与画中,我还明显地体察出对“势”的把握。《笔势论》有云:“悬针垂露之踪,难为体制;扬波腾气之势力,足可迷人”,范硕先生的字与画,是迷人的。窃以为,所谓势,是有倾向、有节奏的运动感。我注意到范硕先生的字,在“势”上也是在有意收敛。他可能是在寻找一种规矩的,有秩序的“势”。近年来,无论是笔画和字形的对比还是俯仰倚侧之变,都缩小了幅度。有意思的是,这种缩减了幅度的动势反而扩大了作品的内在张力。虽少见“势崩腾而不可止”,但确“在豪迈之中有敦穆之气”。写到这里,不由想到,无论文学还是书画,但凡名家,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根据地,如张大千之于敦煌,黄胄之于新疆,刘文西之于陕北,白雪石之于漓江,宋文治之于江南,于志学之于长白,周尊圣之于天山……范硕的山水画和行草书,给人强烈的太行气息。他多次到太行写生,已经深入了太行的深处,与大山进行默默而愉悦的心灵对话。艺术探索,亦是常常寄意深远,因为,隐密之机,每寄于寻常之外;幽深之理,常潜于杳冥之间。由此想到《游褒禅山记》中“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的话来。他的字与画,传统的根须都扎的很深,却能隐隐地焕发时代气息,这种现代气息的彰显,亦是隐忍和平和的,有一种含而不露和引而不发的谦逊。于是,这种时代气息和现代性,就成了有源之水和有本之木。 年夏于京华阳台书楼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225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