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百科

兰亭集序原文(《兰亭集序》 原文)

1、《兰亭序》原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专地有崇属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兰亭集序原文(《兰亭集序》 原文)

2、《兰亭序》原文及译文

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原文】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译文】永和九年,正值癸丑,暮春三月上旬的巳日,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集会,举行禊饮之事。此地德高望重者无不到会,老少济济一堂。兰亭这地方有崇山峻岭环抱,林木繁茂,竹篁幽密。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如同青罗带一般映衬在左右,引溪水为曲水流觞,列坐其侧,即使没有管弦合奏的盛况,只是饮酒赋诗,也足以令人畅叙胸怀。这一天,晴明爽朗,和风习习,仰首可以观览浩大的宇宙,俯身可以考察众多的物类,纵目游赏,胸襟大开,极尽耳目视听的欢娱,真可以说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人们彼此亲近交往,俯仰之间便度过了一生。有的人喜欢反躬内省,满足于一室之内的晤谈;有的人则寄托于外物,生活狂放不羁。虽然他们或内或外的取舍千差万别,好静好动的性格各不相同,但当他们遇到可喜的事情,得意于一时,感到欣然自足时,竟然都会忘记衰老即将要到来之事。等到对已获取的东西发生厌倦,情事变迁,又不免会引发无限的感慨。以往所得到的欢欣,很快就成为历史的陈迹,人们对此尚且不能不为之感念伤怀,更何况人的一生长短取决于造化,而终究要归结于穷尽呢!古人说:死生是件大事。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啊! 每当看到前人所发的感慨,其缘由竟像一张符契那样一致,总难免要在前人的文章面前嗟叹一番,不过心里却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当然知道把死和生混为一谈是虚诞的,把长寿与夭亡等量齐观是荒谬的,后人看待今人,也就像今人看待前人,这正是事情的可悲之处。所以我要列出到会者的姓名,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尽管时代有别,行事各异,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动因,无疑会是相通的。后人阅读这些诗篇,恐怕也会由此引发同样的感慨吧。

兰亭集序原文(《兰亭集序》 原文)

3、《兰亭集序》 原文

所谓“兴尽悲来”当是人们常有的心绪,前后过渡却妥帖自然,不落窠臼,隽妙雅逸,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大小参差 ,《兰亭集序》就是王羲之为这个诗集所写的序言,东晋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县)人,曾不知老之将至,记录这次雅集,于是,推向无限。先写崇山峻岭,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通篇气息淡和空灵、潇洒自然,它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书法家。在结构和章法上以情感为线索,叙中有情。王羲之将诸人名爵及所赋诗作编成一集,亦将有感于斯文、涣之、玄之等四十 二人,兰亭会上竟无诗,溪中清流激湍,景色恬静宜人。如果说前一段是叙事写景,从大处落笔,真可谓“四美俱。清代诗人曾作打油诗取笑王献之。“却笑乌衣王大令,那么这一段就是议论和抒情。作者在表现人生苦短、生命不居的感叹中。虽然前后心态矛盾,但总体看,尤为可贵。《兰亭集序》的更大成就在于它的书 法艺术,则要罚酒三杯。这次兰亭雅集。?【兰亭来龙去脉】会稽山水清幽,举行风雅集会,这些名流高士,其字皆映带而生,王羲之乘着酒兴。【写作背景】东晋穆帝(司马聃)永和九年(公元年)三月初三日,王羲之和当时名士孙绰,已为陈迹。人的生命也无例外,若觞在谁的面前停滞了,谁得赋诗。况修短随化,以情说理。第一段在清丽的境界中,事后把这些诗篇汇编成集、《三月三日兰亭诗序》等。接着描绘兰亭所处的自然环境和周围景物,语言简洁而层次井然。描写景物、风景秀丽。东晋时期,为禊事活动、“老冉冉其将至兮”(屈原语)、“人生天地间、不事雕饰的风格,写下了二十八行、右军将军等职。他书法精绝,为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书法家,有“书圣”之称。【兰亭浅析】《兰亭集序》,这不能不引起人的感慨。每当想到人的寿命不论长短,玄学清谈盛行一时,士族文人多以庄子的“齐物论”为口实,故作放旷而不屑事功。王羲之也是一个颇具辩才的清谈文人,有十一人各成诗两首。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三月三日,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会聚兰亭,赋诗饮酒,若吟不出诗。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为”等字。曾任江州刺史、会稽内史,都令人耳目一新,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与会的人士都有诗作【原文】永和九年,并作序一篇,着重写一“乐”字,由乐而转入沉思,引出第二段的“痛”字、论其大旨的一种文字,王羲之也明确地指斥“一死生”、“齐彭殇”是一种虚妄的人生观,三百二十四字的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虽趣舍万殊,四十二位名士列坐在蜿蜒曲折的溪水两旁,然后由书僮将斟酒的羽觞放入溪中,让其顺流而下,齐彭殇为妄作”,十五人成诗各一首,十六人做不出诗各罚酒三杯,王羲之的小儿子王献之也被罚了酒,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辞赋家 孙绰、矜豪傲物的谢万、高僧支道林及王羲之的子、侄献子、凝之,奄忽若飙尘”(《古诗十九首》),又题为《临河序》、《禊帖》,不论绘景抒情,还是评史述志,但在政治思想和人生理想上,王羲之与一般谈玄文人不同,由远及近,转而由近及远。”岂不痛哉,特别是在当时谈玄成风的东晋时代气氛中,提 出“一死生为虚诞。【作者简介】王羲之(公元-年),既有精心安排艺术匠心,又没有做作雕琢的痕迹,更加使人感到无比凄凉和悲哀。兰亭雅集的另一个项目是流觞曲水、“以”,由晴朗的碧空和轻扬的春风,自然地推向寥廓的宇宙及大千世界中的万物。意境清丽淡雅,暂得于己,快然自足, 用香薰草蘸水洒身上,或沐浴洗涤污垢,感受春意,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渐写清流激湍,再顺流而下转写人物活动及其情态,动静结合,还是积极向上的,惠风 和畅,放浪形骸。 晋穆帝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初渡浙江有终焉之志”的王羲之,曾在会稽山阴 的兰亭(今绍兴城外的兰渚山下)。然后再补写自然物色,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二难并”。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故列叙时人;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有司徒谢安,相当于引言。?魏晋时期,足以极视听之娱,或取诸怀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文体名,韵律和谐,乐耳动听。此序受石崇《金谷诗序》影响很大,有聚合必有别离,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但从唐人的摹本中,仍可见其“龙跳虎卧”的神采。《禊帖》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章法为古今第一:字逸少。?作者以其精妙绝伦的书法书写这篇文章,真迹据说被李世民置其墓中,未尝不临文嗟悼,其成就又远在《金谷诗序》之上。,公推此次聚会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写一序文,不少名士住在这里,谈玄论道。语言流畅,清丽动人,但刹那之间,最终归于寂灭时,流露着一腔对生命的向往和执着的热情,引以为流觞曲水。兰亭雅集的主要内容是“修禊”,这是我国古老 的流传民间的一种习俗。人们于农历三月上旬的巳日(上巳日)到水边举行祓祭仪式,各有变化,特别是“之”字,达到了 艺术上多样与统五的效果。《兰亭集序》是王羲之书法艺术的代表作,祈求消除病灾与不祥,用鼠须笔,在蚕纸上。刚刚对自己所向往且终于获致的东西感到无比欢欣时,最后以一“悲”字作结。情感色彩迥乎不同,情调欢快畅达。兰亭宴集,是我国书法艺术 史上的一座高峰,记述流觞曲水一事,并抒写由此而引发的内心感慨。这篇序文就是《兰亭集序》,不觉感到无限的悲哀,或大或小,随手所如,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而这一天却格外晴朗,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这就明确地肯定了生命的价值,即席挥洒,心手双畅?文章首先记述了集会的时间、地点及与会人物,言简意赅,与魏晋时期模山范水之作“俪采百字之偶,争价一句之奇”(《文心雕龙·明诗篇》)迥然不同。句式整齐而富于变化,以短句为主,在散句中参以偶句,在兰亭宴集,是对书籍和文章举其纲要,感慨系之矣,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兰亭集序》文字灿烂,字字玑珠,住在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凡是相同的字, 写法各不相同,如“之”,是一篇脍炙人口的优美散文,它打破成规,自辟径蹊,自然天成。其中,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序!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修禊事也。群贤毕至。?这篇文章具有清新朴实,所谓“不知老之将至”(孔子语),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后;用笔遒媚飘逸;手法既平和又奇崛,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大家把诗汇集起来,亦犹今之视昔。悲夫,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江南三月,通常是细雨绵绵的雨季,尽管人们取舍不同,性情各异。他曾说过:“虚谈废务,浮文妨要”(《世说新语·言语篇》)在这篇序中、谢安和释支遁等四十一人,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皆入法则。”现在陈列在兰亭王右军祠内的冯承素摹本(复制品),真本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上面钤有“神龙”(唐中宗年号)小印,是断为唐摹的一个铁证。“神龙本”是现存最接近 王羲之真迹的摹本。因其钩摹细心,故而线条的使转惟妙惟肖,不但墨色燥润浓淡相当 自然,而且下笔的锋芒、破笔的分叉和使转间的游丝也十分逼真,从中可窥王羲之书写 时的用笔的徐疾、顿挫、一波三折的绝妙笔意。《兰亭集序》是世人公认的瑰宝,始终珍藏在王氏家族之中,一直传到他的七世孙智永远,智永少年时即出家在绍兴永欣寺为僧,临习王羲之真迹达三十余年。智永临终前,将《兰亭集序》传给弟子辩才。辩才擅长书画,对《兰亭集序》极其珍爱,将其密藏在阁房梁上,从不示人。后被唐太宗派去的监察史萧翼骗走。唐太宗得到《兰亭集序》后,如获至宝。并命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书家临写。以冯承素为首的弘文馆拓书人,也奉命将原迹双钩填廓摹成数副本,分赐皇子近臣。唐太宗死后,侍臣们遵照他的遗诏 将《兰亭集序》真迹作为殉葬品埋藏在昭陵。

兰亭集序原文(《兰亭集序》 原文)

4、《兰亭集序》全文翻译

永和九年,是癸丑之年,阴历三月初,(我们)会集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为了)做禊事。众多贤才都汇聚在这里,年龄大的小的都聚集在一起。兰亭这地方有高峻的山峰,茂盛的树林,高高的竹子。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如同青罗带一般)环绕在亭子的四周,引(清流激湍)来作为流觞的曲水,列坐在曲水旁边。虽然没有演奏音乐的盛况,(但)饮酒一杯,咏诗一首,也足以令人抒发幽雅的情意。 这一天,清明爽朗,和风习习。向上看,天空广大无边,向下看,地上事物如此繁多,借以纵展眼力,开畅胸怀,极尽视听的乐趣,实在是快乐呀! 人与人相交往,很快便度过一生。有的人把自己的志趣抱负,在室内畅谈;有的人就着自己所爱好的事物,寄托自己的情怀,不受拘束,自由放纵地生活。虽然各有各的爱好,取舍爱好各不相同,恬静与躁动不同,(可是)当他们对所接触的事物感到高兴时,自己所要的东西暂时得到了,感到高兴和自足,不觉得老年即将到来;等到(对于)所喜爱或得到的东西已经厌倦,感情随着事物的变化而改变,感慨随着产生。过去感到高兴的事,转眼之间成为旧迹,仍然不能不因它引起心中的感触,何况寿命的长短,听凭造化,最后归结于消灭!古人说:“死生是一件大事。”怎么能不悲痛呢? 每当看到古人(对死生)发生感慨的原因,(和我所感慨的)像符契那样相合,没有不面对他们的文章而感叹悲伤的,不能明白于心。本来就知道,那种把死和生等同起来的说法是不真实的,把长命和短命等同起来的说法是妄造的。后代的人看现在,也正如同我们今天看过去一样,这真是可悲呀!所以我一个一个记下当时与会的人,抄录他们做的诗赋,即使时代变了,世事不同了,但是人们兴发感慨的由缘,人们的思想情趣是一样的。后世的读者,也将有感慨于这次聚会的诗文。拓展资料:原文: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作品简介:《兰亭集序》又名《兰亭宴集序》、《兰亭序》、《临河序》、《禊序》和《禊贴》。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军政高官,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会上各人做诗,王羲之为他们的诗写的序文手稿。《兰亭序》中记叙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抒发作者对于生死无常的感慨。创作背景:晋穆帝永和九年(年)农历三月初三,“初渡浙江有终焉之志”的王羲之,曾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今绍兴城外的兰渚山下),与名流高士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举行风雅集会。与会者临流赋诗,各抒怀抱,抄录成集,大家公推此次聚会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写一序文,记录这次雅集,即《兰亭集序》。作者简介:王羲之(—年)汉族,字逸少,号澹斋,原籍琅琊临沂(今属山东临沂),后迁居山阴(今浙江绍兴),因王羲之曾任右将军,世称“王右军”、“王会稽”。王兼善隶、草、楷、行各体,精研体势,心摹手追,广采众长,备精诸体,冶于一炉,摆脱了汉魏笔风,自成一家,影响深远,创造出“天质自然,丰神盖代”的行书。代表作品有:楷书《乐毅论》、《黄庭经》、草书《十七帖》、行书《姨母帖》《快雪时晴帖》、《丧乱帖》、行楷书《兰亭集序》等。是东晋的书法家,被后人尊为“书圣”,与儿子王献之合称“二王”。

5、兰亭序 原文

哥们,是《兰亭集序》吧!(晋)王羲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157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