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于敏中(宰相英廉后代姓什么)

1、吴卿怜的史料记载

《梼杌近志·第二卷》和珅有宠妾长二姑,所称二夫人者。珅引帛时,赋七律二章挽之,并以自悼云:“谁道今皇恩遇殊,法宽难为罪臣舒。坠楼空有偕亡志,望阙难陈替死书。白练一条君自了,愁肠万缕妾何如?可怜最是黄昏后,梦里相逢醒也无。”“掩面登车涕泪潸,便如残叶下秋山。笼中鹦鹉归秦塞,马上琵琶出汉关。自古桃花怜命薄,这番萍梗恨缘艰。伤心一派芦沟水,直向东流竟不还。”又传有吴卿伶者,苏人,先为平阳王中丞宣望妾,王坐事伏法吴门,蒋戟门侍郎锡蓕得之,以献于珅。珅败,卿怜没入官。作绝句八章,叙其悲怨云:晓妆惊落玉搔头(正月初八日,晓起理鬟,惊闻籍没),宛在湖边十二楼(王中丞抚浙时,起楼阁饰以宝玉,传谓迷楼,和相池馆皆仿王苑)。魂定暗伤楼外景,湖边无水不东流。”“香稻入唇惊吐日(和处查封,有方餐者,囚惊吐哺),海珍列鼎厌尝时(王处查封,庖人方进燕窝汤,列屋皆然,食厌多陈几上,兵役见之纷纷大嚼,谓之洋粉云)。蛾眉屈指年多少,到处沧桑知不知。”“缓歌慢舞画难图,月下楼台冷绣褥。终夜相公看不足,朝天懒去情人扶。”“莲开并蒂岂前因,虚掷莺梭廿九春。回首可怜歌舞地,两番俱是个中人。”“最不分明月夜魂,何曾芳草怨王孙。梁间燕子来还去,害杀儿家是戟门。”“白云深处老亲存,十五年前笑语温。梦里轻舟无远近,一声欹乃到吴门。”“村姬欢笑不知贫,长袖轻裾带翠颦。三十六年秦女恨,卿怜犹是浅尝人。”“冷夜痴儿掩泪题,他年应变杜鹃啼。啼时休向漳河畔,铜爵春深燕子栖。”珅死时年未六十,先患足软,每夜半,生剥犬皮一,缚两膝上,始入朝,虽盛暑不能去。

于敏中(宰相英廉后代姓什么)

2、宰相英廉后代姓什么

英廉(—)字计六,冯氏,所以他的后代当然姓冯啦。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人,清朝大臣。雍正十年举人。自笔帖式授内务府主事。乾隆初,命往江南河工学习,补淮安府外河同知。累迁永定河道。河决,总督方观承劾英廉淤沟镶埽,冲陷水上月堤,匿不以闻,遂误要工。夺职,逮治,英廉抗辨。逾年谳未决,观承请遣大臣莅其事。上命尚书舒赫德会鞫,言英廉申报不以实,且未将淤沟先事预防,堵筑经费,当责出私财以偿。上谕言:“英廉上官未及两月,淤沟失防,咎实在前政。然观承以总督劾属吏,不敢率意入罪,谳逾年未定,请遣大臣莅其事。是其心有所警畏,亦朕明慎庶政之效。仍从其请。”未几,命在高梁桥迤西稻田厂效力。寻复自笔帖式授内务府主事。累迁内务府正黄旗护军统领。外授江宁布政使,兼织造。英廉以父老,乞留京师,赐二品衔,授内务府大臣、户部侍郎。  三十四年,征缅甸,师行,命与尚书托庸等董其事。迁刑部尚书,仍兼户部侍郎、正黄旗满洲都统。三十九年,侍郎高朴劾左都御史观保,侍郎申保、倪承宽、吴坛交内监高云从,泄道府记载。上问英廉,英廉谢不知。诏诘责,命夺职,从宽留任。京师商人投呈皇六子,有所陈请,事下内务府。上召内务府诸大臣,问:“收呈者谁也?”英廉、金简皆谢不知。迈拉逊乃言“六阿哥收呈”。上责英廉、金简隐讳,下部议,命宽之,仍注册。  四十二年,协办大学士。四十四年,暂署直隶总督。四十五年,大学士于敏中卒,上以英廉本汉军,协办有年,特授汉大学士。汉军授汉大学士自英廉始。寻授东阁大学士,仍领户部。四十六年,复署直隶总督,疏请清州县亏帑。四十七年,加太子太保。复署直隶总督。直隶灾,治赈,疏请以截存漕米补各仓储谷,又疏请蠲未完耗羡三万馀两,皆从其请。寻以病乞罢,命以大学士还京师养疴。卒,赐白金五千治丧,祀贤良祠,谥文肃。

于敏中(宰相英廉后代姓什么)

3、山东黄庆思书法艺术成就?

于敏中抄博学多才,诗文雅正,是清代乾隆朝著名文人,内廷所撰诰命、制敕、传记、诗章、务归典要等诸多论作,大多出于他的手笔。因此,他在书法上也有相当高的艺术成就。由于康熙帝和乾隆帝的偏爱,并大力提倡,赵孟頫和董其昌的书法在清初被捧为书学楷模而成为书坛正宗。清代书法家中师承赵孟頫和董其昌的不乏其人,而身居高官的书家中则更多。于敏中也不例外。他像乾隆皇帝一样,主要是师承赵孟頫的书风。于敏中逸笔草草,浓润圆熟,豪纵奇古,通篇志气平和,墨迹古雅,苍茫之意溢于褚墨之间,一点儿也不染清初馆阁体媚态。

于敏中(宰相英廉后代姓什么)

4、我想知道宰相刘罗锅里面的孙有道,叶国泰,桂怀泰历史上真有其人吗?

叶国泰原型,富察.国泰。国泰,姓富察氏,满洲镶白旗人,是四川总督文绶的儿子。国泰最初授为刑部主事,再升为郎中。派外提升为山东按察使,再升为布政使。乾隆三十八年,文缓任陕甘总督,奉命审查前四川总督阿尔泰纵容儿子明德布贪婪勒索属吏一事,因偏袒阿尔泰,不以实际情况汇报,被遣戍伊犁。国泰上疏认罪,请求随同父亲去戍所以赎父亲的罪过。皇上批示说:“你没有罪,何必惊慌?”四十二年,升为山东巡抚。国泰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年轻时已地位显贵,对待属吏不能以礼相待,稍不遂意就大声喝斥。布政使于易简对他巴结奉承,甚至向他汇报情况也要直身而跪。于易简是江苏金坛人,大学士于敏中的弟弟。大学士阿桂等因国泰执拗,请求将他改任,调入京城为官。四十六年,皇上召于易简到京城来讯问情况,于易简极力为国泰辩解。皇上降旨提醒国泰对待对属吏应该宽严适中,命令他警惕、改悔。正赶上文缓恢复四川总督的职务,又因四川民间称为“(口国)噜子”的盗匪为乱,再戍伊犁,国泰没有再上疏请罪。过了一个月,上疏推辞皇上赐给的鹿肉,遭到皇上责问。国泰请求交纳养廉银替父赎罪,并乞求对自己治罪,皇上宽恕了他。四十七年,御史钱沣弹劾国泰及于易简贪纵营私,向所属各州县索取贿赂,以致各州县的仓库都亏空。皇上命令尚书和珅、左都御史刘墉调查处理,并令钱沣与他们一起去办理。和珅有意袒护国泰;刘墉主持正义,因为国泰在他的家乡肆虐百姓,因而支持钱沣。经过查验历城县库银的银色不同,掌握了国泰向商人借银暂时充仓的情况。国泰全部承认关于勒索各州县属吏,数额动辄达到成千上万的情况。而于易简巴结国泰,皇上责问时,不敢将实情上报。审案后判决,二人都斩首。皇上命令改为监禁待秋审再定,于是逮捕入刑部监狱。继任山东巡抚明兴上疏说,将山东全省各州县的仓库通查一遍,亏空银两二百多万,都属国泰、于易简在任时的责任。皇上命令立即到狱中审问国泰等,国泰等人说:“这是因为王伦之乱,各州县以公款开支来协军务,因此使仓库亏空。”皇上认为:“王伦之乱从事发到平息不过一个月,即使说军事行动很紧急,怎么能用到二百万?即使有二百万,也应当上疏将实际情况报告朝廷。国泰、于易简欺上营私,对待各州县属吏亏空国库银两无动于衷,不闻不问,罪责与王亶望等相同。”命令立即在狱中赐他们自尽。国泰案国泰贪污案是乾隆朝的一个大案。国泰本人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贪官,他是满洲镶白旗人,本为纨绔子弟,特别任性。任山东巡抚后,与前大学士于敏中之弟布政使于易简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贪纵营松,征赂诸州县”。没几年,闹得各州县全部亏空。乾隆四十七年(),监察御史钱沣弹劾国泰贪得无厌,乾隆帝派和珅、刘墉与钱沣一起审办此案。国泰原是和珅党羽,和珅想包庇他蒙混过关,便派家仆赴山东为国泰通风报信,结果被钱沣察觉,并扣留了他们的来往密信。到山东后,钱沣不动声色,坚持要查库,得到了山东籍人刘墉的支持。国泰得到和珅的密报后,已向商贾借银暂充仓库。钱详查库后发现银色不一,心如明镜,遂声言说,如果银子是从商贾处挪借,请诸商速来认领,否则封库入官。于是,商贾纷纷前来认领,库藏为之一空。国泰的罪行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和珅也无计可施。乾隆帝一怒之下,将国泰处死。国泰的丑恶行径是乾隆后期吏治腐败的一个缩影。

5、朱竹君先生传翻译

朱竹君先生,名筠,大兴[1]人,字美叔,又字竹君,与其弟石君珪[2],少皆以经能文有名。先生中乾隆十九年进士,授编修[3],进至日讲起居注官[4]翰林院侍读学士[5],督安徽学政[6],以过降级,复为编修。 先生初为诸城刘正分[7]所知,以为疏俊奇士。及在安徽,会上下诏求遗书,先生奏言翰林院贮有《永乐大典》[8],内多有古书世未见者,请开局使寻阅,且言搜辑之道甚备。时文正在军机处[9],顾不喜,谓非政之要而徒为烦[10],欲议寝[11]之,而金坛于文襄公[12]独善先生奏,与文正固争执,卒用先生说上之,四库全书[13]馆自是启矣。先生入京师,居馆中,纂修《日下旧闻》[14]。未几,文正卒,文襄总裁馆事,尤重先生。先生顾不造谒,又时以持馆中事与意迕,文襄默不得发,先生以是获安,其后督福建学政,逾年,上使其弟珪代之,归数月,遂卒。 先生为人,内友于[15]兄弟,而外好交游。称述人善,惟恐不至;即有过,辄复掩之。后进之士多因以得名。室中自晨至夕未尝无客,与客饮酒谈笑穷日夜,而博学强识[16]不衰,时于其间属文。其文才气奇绝色,于义理、事物、形态无不备,所欲言者无不尽。尤喜小学[17],为学政时,遇诸生[18]贤者,与言论若同辈,劝人为学先识字,语意谆勤,去而人爱思之。所欲著书皆未就,有诗文集合若干卷。 姚鼐曰:余始识竹君先生,因昌平陈伯思[19]。是时皆年二十馀,相聚慷慨论事,摩厉[20]讲学,其志诚伟矣,岂第欲为文士已哉!先生与伯思,皆高才耽酒。伯思中年致酒疾,不能极其才。先生以文名海内,豪逸过伯思,而伯思持论稍中焉。先生暮年,宾客转盛,入其门者,皆与交密,然亦劳矣。余南归数年,闻伯思亦衰病,而先生殁年才逾五十,惜哉!当其安徽、福建,每携宾客饮酒同上诗,游山水,幽险皆至。余间至山中岩谷,辄遇先生题名,为想见之矣。 注释: [1]大兴:县名,今属北京市。[2]石君珪:朱珪,字石君,号南崖,晚号盘陀老人,朱筠之弟。乾隆十三年()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卒谥文正。[3]编修:为翰林院属官,位次于修撰,掌修国史。[4]日讲起居注官:日讲是为帝王讲解经史之官,起居注是记述帝王言行之官。清康熙时以日讲官兼摄起居注官,雍正以后遂以日讲起居注官系衔为定制,属翰林院。[5]侍读学士:给帝王讲学之官,清属翰林院及内阁。[6]学政:为提督学政之简称,掌管一省学校生员考课升降之事。[7]刘文正公:刘统勋,字延清,号尔纯,诸城(今属山东)人。雍正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卒谥文正。[8]《永乐大典》:明成祖永乐年间命解缙等人编辑的一部类书,有二万二千九百余卷,搜集了大量宋元以来的佚文秘典,今多散失。[9]军机处:清雍正时设,综理内外要务,是清代中期最重要的官署。[10]烦:“烦”下疑脱“费”字。[11]寝:平息,停止。[12]于文襄公:于敏中,字叔子,一字重棠,金坛(今属江苏)人。乾隆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卒谥文襄。[13]四库全书:清乾降三十七年()开馆纂修,十年始成,凡七万九千余卷,分经史子集四部,故名四库。[14]《日下旧闻》:清朱彝尊撰,凡四十二卷,记载北京掌故史迹。乾隆三十九年()令朱筠等人继此书纂成《日下旧闻考》一百二十卷。[15]友于:指兄弟之间的亲爱。语出《尚书君陈》:“惟孝,友于兄弟。”[16]强识([ì志):强于记忆。识,记。[17]小学:汉代起,以小学作文为文字训诂学的专称。[18]诸生:明清时经省各级考试录取入府、州、县生员有增生、附生、禀生、例生等名目,统称诸生。[19]陈伯思:陈本忠,字伯思,昌平(今属北京)人。乾隆三十四年()进士,历户部郎中,提督贵州学政。[20]摩厉:磨练,切磋。《国语越语上》:“其达士,絜其居,美其服,饮其食,而摩厉之于义。” 译文:朱竹君先生,名筠,大兴人,字美叔,又字竹君,和他的弟弟石君珪,年少时都以会写文章而出名。先生乾隆十九年中进士,授官编修,后升至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读学士,督安徽学政,因过降级,又重为编修。 先生起初受到诸城刘文正公赏识,被认为是疏朗俊伟奇特之士。后来到安徽,遇到皇上下诏搜求散佚的书籍,先生上奏说翰林院著有《永乐大典》,里面有很多当世见不着的古书,请成立一个专门机构来搜寻校阅,并且陈述的搜集方法也十分完备。当时刘文正在军机处,却不高兴,认为不是紧要的政事而徒增烦恼,打算建议让这事停下来,而唯独金坛文襄公认为先生的奏议很好,跟刘文正坚决争执,最终采用先生的意见上奏给了皇上,四库全书馆从此启动了。先生进入京城,住在馆中,纂修《日下旧闻》。不久,文正去世,文襄任四库馆事务总裁,特别看重先生。先生却不去拜访,还不时因主持馆中事跟他的意见抵触,文襄感到十分遗憾。一天见到皇上,谈及先生,皇上便称许朱筠学问文章远超别人,文襄默然不能发话,先生因此而安然无事。其后督理福建学政,过了一年,皇上派他弟弟珪接替他,回来几个月,就去世了。 先生为人,在家与兄弟友善,而在外喜好交游。称赞别人的好处,唯恐没有说到极致;若有过错,就总是掩饰。后进之士多因他的称许而得名。先生房中从早到晚不曾没有客人,整日整夜跟客人饮酒谈笑,博学强记却不衰减,还时常在这期间写文章。他的文章才气新奇豪放,对于义理、事务、情态,无不具备,想要说的话无不穷尽,尤其喜爱小学(文字音韵训诂之学),当学政时,遇到贤能的生员,跟他们说话谈论就好像同辈人一样,劝别人为学要先从识字开始,语意诚恳殷勤,离去之后人们都爱戴思念他。他想要写的书都没有写成,有诗文集合若干卷。 姚鼐说:我开始认识竹君先生,是靠了昌平陈伯思的关系。当时都二十几岁,聚在一起慷慨激扬纵论时事,相互磨练探讨学问,志向实在伟大啊,哪里只是要作一个文人学士而已呢!先生与伯思,都是卓越人才而沉溺饮酒。伯思中年因酒致病,不能完全发挥他的才华。先生以文章名扬海内,豪放俊逸超过伯思,而伯思持论稍微中和一些。先生晚年,来访宾客更为繁盛,入了他门的,都跟他密切交往,这样也就很劳累了。我回到南方这几年,听说伯思也衰老病重了,而先生去世时年纪才过五十,令人痛惜啊!他在安徽、福建任上时,常常带领宾客饮酒赋诗,游玩山水,幽深险要处都到过。我间或来到山中崖谷,便遇见先生题名,是可推想而知的啊。 ……赏析: 朱筠是清代乾隆年间著名的士大夫,以好奖掖后学,主持一代风会而闻名于世。当时不少著名学者、诗人如汪中、戴震、王念孙、章学诚、黄景仁等,或出其门,或入其幕。朱筠于姚鼐为师友,姚鼐也正是由于清廷采纳朱筠等人的提议开四库全书馆,而于乾隆三十八年()被荐入馆充纂修官,在馆将近两年,与朱筠交往颇深。本文就是姚鼐为朱筠撰写的一篇传记文。 文章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依传记文体例叙述传主的生平事迹这一部分又可分为三段。第一段介绍朱筠的生平,包括他的名字、籍贯和仕历。寥寥七十余字,行文非常简洁。第二段叙述朱筠建议开四库全书馆以及在馆中的事迹。这是朱筠的生平大事,姚鼐对此却并不浓墨重彩地加以铺叙,而是选择典型事例,写他和刘文正公(统勋)、于文襄公(敏中)两人的交往,从而体现出他的性格特点。刘文正公是当朝大官,朱筠早年又得其赏识,按理说朱筠对刘应该是言听计从、唯马首是瞻的;然而,当刘反对朱筠开四库馆的建议时,朱筠并不畏缩退让,而是据理力争,在于文襄公等的支持下,终于使清廷采纳了自己的建议。于文襄公是朱筠的上司,又支持过朱筠,对朱筠很器重。按理说朱筠对他应该是充满感激之情的;然而,朱筠并不像一般俗吏那样奉承上司,不但不去拜访晋见,还时常以公事与于公相顶撞,面使于公“大憾”。行文至此,插进乾隆皇帝“称许朱筠学问文章殊过人”一事,并言朱筠“以是获安”。这是文中颇有深意的一笔,由此可以想见朱筠与于公在馆中相顶撞之激烈程度。通过朱筠这两件迥异于官场俗吏的行事,写出了一位不阿私情的耿介之士的形象。在混浊的封建官场中,这样的耿介之士是很难得的。 这一段是写朱筠在朝为宦的事迹,紧接一段则写他与亲朋友生的交往。作者以敬仰的笔触,叙写出朱筠诚恳待友、提携后进的品格特点:“称述人善,惟恐不至;即有过辄复掩之。后进之士多因以得名”。而“室中自晨至夕未尝无客,与客饮酒谈笑穷日夜”;“为学政时,遇诸生贤者,与言论若同辈,劝人为学先识字,语意谆勤”几句,更是描绘出了一位忠厚长者的形象。这两段,以对照的手法,一写外,一写内,充分表现出人物外刚内柔的个性。如果说,文章的第一部分偏于客观叙述,那么第二部分作者的回忆,则充满了主观感情色彩。作者回忆起自己和朱筠初相识的情景:“是时皆年二十馀,相聚慷慨论事,摩厉讲学,其志诚伟矣,岂第欲为文士已哉!”少年好功名,慷慨论时事,不屑于为区区文人的豪情跃然纸上。接着笔锋一转:“余初识竹君先生,因昌平陈伯思”,引出陈伯思来作映衬。陈伯思也是一个才华横溢而不随流俗之人,与朱筠一样“皆高才耽酒”。在这里,写朱筠处处以陈伯思来陪说,写伯思即是在衬托朱筠,交互映发,随后以痛惜的心情,为伯思衰病、朱筠五十而逝而感叹。至此,笔锋又一转,回想起朱筠当年“使安徽、福建,每携宾客饮酒赋诗,游山水,幽险皆至”的情景,而自己“间至山中崖谷,辄遇先生师名,为想见之矣”。题我虽在而哲人已萎,怎不令人无限感伤惆怅!全文于此戛然而止,意韵无穷,充分体现出作者对朱筠的缅怀之情。 姚鼐的传记文,继承了桐城派奠基人方苞所谓“常事不书”(《汉书〈汉书霍光传〉后》)的原则,在写人物时时往主取其平生大节要事;同时也注意到日常琐细之事对增加文章情趣韵味的作用,因而文风显得纡徐深婉,一唱三叹,耐人寻味。前人称“惜包先生文以神韵为宗”(方宗诚《桐城文录》序)。这篇传记,结构谨严,叙事简洁,不仅勾勒出传主的生平事迹,而且刻画出传主的性格特点,从中正可领略到其文的“神韵”所在。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131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