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法资讯

李翱(《读李翱文》的翻译)

1、《读李翱文》的翻译

读李翱文欧阳修予始读翱《复性书》三篇,曰:此《中庸》之义疏尔[1]。智者诚其性,当读《中庸》;愚者虽读此,不晓也,不作可焉[2]。又读《与韩侍郎荐贤书》,以谓翱特穷时愤世无荐己者[3],故丁宁如此;使其得志,亦未必。然以韩为秦汉间好侠行义之一豪俊,亦善论人者也[4]。最后读《幽怀赋》,然后置书而叹,叹已复读,不自休。恨翱不生于今,不得与之交;又恨予不得生翱时,与翱上下其论也[5]。凡昔翱一时人[6],有道而能文者莫若韩愈。愈尝有赋矣,不过羡二鸟之光荣,叹一饱之无时尔[7]。此其心使光荣而饱,则不复云矣[8]。若翱独不然,其赋曰,“众嚣嚣而杂处今,咸叹老而嗟卑;视予心之不然兮,虑行道之犹非。”[9]又怪神尧以一旅取天下,后世子孙不能以天下取河北,以为忧[10]。呜呼,使当时君子皆易其叹老嗟卑之心为翱所忧之心,则唐之天下岂有乱与亡哉!然翱幸不生今时,见今之事[11],则其忧又甚矣!奈何今之人不忧也?余行天下,见人多矣,脱有一人能如翱忧者,又皆贱远,与翱无异[12],其余光荣而饱者[13],一闻忧世之言,不以为狂人,则以为病痴子,不怒则笑之矣。呜呼,在位而不肯自忧,又禁他人使皆不得忧,可叹也夫!景祐三年十月十七日,欧阳修书。【注释】[1]《复性书》,李翱研究人性的著作。关于人性,自孟子的性善说、荀子的性恶说、汉代杨雄的性善恶混说提出后,历代思想家多有专门著述。李翱主张性善,他以《中庸》作为理论根据,把性和情分割开来,从为性善情恶,要求去情以复性。这是韩愈观点的进一步发挥,成为来代理学的先导。欧阳修主张“修身治人”,强调教育的作用,反对空谈人性,参见本书《答李诩书》。《中庸》、《礼记》中的一篇,传说是孔于的孙子孔伋所著。义疏:说明、注解。[2]“智者”四句:意思是聪明的人了解性的含义,应该读《中庸》原书;愚笨的人即使读《复性书》,仍旧搞不清楚说的什么,因此大可以不写这样的文章。诚:原注:“一作识。”读:原注:“一作复。”[3]特穷时愤世:不过不遇于时而愤世嫉俗。[4]韩:即上文的“韩侍郎”,韩愈曾官吏部仕郎。[5]上下其论,指讨论古今政事的得失。[6]一时人:同时人。[7]赋,指韩愈于唐德宗贞元十一年五月未仕时所作的《感二鸟赋》。赋中有云:“感二鸟之无知,方蒙恩而人幸。惟进退之殊异,增余怀之耿耿。彼中心之何嘉,徒外饰焉是逞。余生命之湮阨,曾二鸟之不如。汨东西与南北,恒十年而不居。辱饱食其有数,况策名于荐书。时所好之为贤,庸有谓余之非愚。”赋的主题是借有人向皇帝献二鸟事,以抒发自己不得志的不平之感。[8]“此共”二句:意思是这种个人牢骚,换个地位就不会再说了。[9]其赋:指李翱的《幽怀赋》。“视予心”二句:府代自德宗、顺宗以后,政治形势江河日下,战乱不息,朝廷已失去对全国的控制,人民生活困苦。这二句表示了李翱自己和众人不一样,他不为个人遭遇不幸而愁叹,担心的是国家的命运。[10]神尧:指唐太宗。唐张文琮《太宗文皇帝颂》即有“配尧登唐”的说法。一旅:一支军队,古代五百人为一施。这里指唐王朝发祥地的太原部队。“后世子孙”句:唐代自安史乱后,河北、河南诸重镇相继被藩镇割据,战乱不息,唐王朝始终不能收复。[11]见今之事:指宋王朝西北地区不断受辽和西夏侵犯的现实。[12]脱有:即使有。贱远:指地位卑微、为朝廷所摈弃于远方的人。与翱无异:李翱因性格鲠直,论议不屈,宫位不显,多任外职,很少留在朝廷。这里是作者对当时朝廷不问是非、不辨贤愚的感慨。[13]光荣而饱者:指显贵的当权者。翻译: 我开始读李翱的三篇《复性书》时,心里想:这不过是给《中庸》做的注释。聪明人理解“性”的含意,不读《复性书》也知道应当使“性”恢复到中庸;愚笨的人即使读了《复性书》,也不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复性书》不作也可以。又读他的《与韩侍郎荐贤书》,认为李翱只是时运不通而愤恨社会上没有推荐自己的人,因此反复述说求贤之事;假如他能得志,也未必这样。然而他把韩愈比作秦汉间好侠行义的一位豪杰之士,也算是善论人了。最后读了《幽怀赋》,然后放下书卷赞叹,赞叹后又读,不能停下来。遗憾的是李翱不生于今世,不能与他交往;又可惜自己没有出生在中唐,不能与他共同反复商讨他所提出的问题。 以往与李翱同一时代的所有人,行仁义之道而善于作文的没有谁赶得上韩愈。韩愈曾经写过一篇赋,不过是羡慕两只鸟的荣耀,感叹还没吃上一顿饱饭罢了。推究韩愈的心理,假如让他光显荣耀、生活宽裕,那就不再感叹了。象李翱就不是这样。他的《幽怀赋》说:“众人喧哗而纷纷退隐,都感叹年老和地位卑下;内省自己的心却不是这样,只担心行圣人之道还有不足之处。”又诧异李世民能用一支军队取得天下,而后代的子孙却不能用全天下的力量收复河北,为此而忧虑。啊!假使当时的人们都改变他们的叹老嗟卑之心而代之以李翱的忧国之心,那么,唐的天下哪能发生动乱和最终灭亡呢? 然而李翱幸好没有出生在当今之世,看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那么他的忧虑更严重了。怎么今天的人不知忧虑呢!我在世上,见的人很多了,倘若有一个象李翱那样忧虑国事的,又都是职位低和被朝廷贬斥的人,与李翱相同;其他得意做官的人,一听到有谁讲忧世的话,不是把他看做狂人,就是把他看做傻子,不是发脾气,就是笑话他。啊!身在其位而自己无忧国之心,又禁止别人,让人都不忧虑国家之事,可叹啊! 景祐三年十月十七日,欧阳修作。

李翱(《读李翱文》的翻译)

2、云在青天水在瓶是什么意思

原文出自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其一)》一诗中,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馀说,云在青霄水在瓶。原来真理就在青天的云上,瓶里的水中。道在一草一木,道在一山一谷,道在宇宙间一切事物当中。

李翱(《读李翱文》的翻译)

3、如何鉴赏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其一)》?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全诗,李翱当时一共写了两首诗赠药山高僧惟俨【1】李翱【其一】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其二】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简单介绍下作者背景:李翱(~),字习之,唐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人。唐朝文学家、哲学家。李翱是唐德宗贞元年间(~)进士,曾历任国子博士、史馆修撰、考功员外郎、礼部郎中、中书舍人、桂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等职。曾任山南东道节度使职。追随韩愈,曾阐释韩愈关于“道”的观念,强调文以明道。他还主张反佛、“复性”,发挥《中庸》“天命之谓性”的思想,主张性善情恶说,认为成为圣人的根本途径是复性。复性的方法是“视听言行,循礼而动”,做到“忘嗜欲而归性命之道”。作《复性书》三篇,论述“性命之源”等问题。他的思想为后来道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其散文平实流畅,富有感情色彩。曾从韩愈学古文,协助韩愈推进古文运动,两人关系在师友之间。李翱一生崇儒排佛,认为孔子是“圣人之大者也”(《李文公集·帝王所尚问》)。主张人们的言行都应以儒家的“中道”为标准,说:“出言居乎中者,圣人之文也;倚乎中者,希圣人之文也;近乎中者,贤人之文也;背而走者,盖庸人之文也。”(《李文公集·杂说》) 他尽力维护儒家的伦理纲常,认为“列天地,立君臣,亲父子,别夫妇,明长幼,浃朋友,六经之旨矣”。这首诗的创作背景:《宋高僧传》卷十七记载:“(翱)初见俨,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守在此。’翱性褊急,乃倡言曰:‘见面不似闻名。’俨乃呼,翱应唯。曰:‘太守何贵耳贱目?’翱拱手谢之,问曰:‘何谓道邪?’俨指天指净瓶曰:‘云在青天水在瓶。’翱于时暗室已明,疑冰顿泮。”【解析】这是一首典型的七言绝句,其文学艺术造诣较高,尤其是后面两句广为流传。 第一句用写意的手法描绘了一位得道高僧的形象。惟俨大师是修行之人,短短两句描绘出仙风道骨的大师形象,尤其古代善用鹤来比喻修行至高之人。第二句用“千株松”和“两函经”两个美好的形象,传达了世外高人所处的优雅绝俗的环境和居室内身无长物的萧索状况。言简意赅,传神之至。第三句是全诗的关键,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既交代了全诗的背景,又引出了此诗的重点:什么是佛法。难能可贵的是,短短7个字记录了一位诗人对一位得道高僧拜访问道的一段历史掌故,给历史(包括文学史、佛教史等)留下了宝贵的一笔。第四句更是神来之笔,单用“天云”和“瓶水”两个简单的形象,表达了什么是佛法。云在天上是自然的,水在瓶中也是自然的,从万物如一的角度来说,它们都是自然自在的,达到了佛所说的自在境界。参考文献:【1】彭定求,《全唐诗》,延边人民出版社-1

李翱(《读李翱文》的翻译)

4、李翱上言的目的是什么?

韩愈、李翱生活之年代,佛教有了相当规模之发展,寺庙经济与中央财政经济矛盾进一步激发.为了维护政权之稳固,韩愈以儒家之道统理论为武器来进行斗争.与韩愈相比,李翱在对待佛教问题上显得比较理性.他没有那种试图彻底铲除佛教教团的过激言论,但其基本立场无疑与佛教是不同的.李翱在承认人有先天的”善性”前提下,试图恢复儒家原有的人格理想典型来对抗佛教的人性典型.从这个角度看,李翱是以正面的理论建设试图达到攻守兼备的目的,故而其作用比之韩愈要大.

5、李翱的“性命之源”是什么意思,希望得到通俗的回答

面对佛教、道教的冲击,李翱以复兴儒学为己任。从天命的角度提升儒学,个人觉得“性”应该是人性、本性。性命之源是指研究人的本性的来源。李翱认为人的本性来源于“天”。

原创文章,作者:xiao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a8.cn/131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44387383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